最近常討論到的議題就是『立足台灣,接觸全世界』。其實就台灣的現況來說,以看待年輕人的角度會鼓勵希望他們多多到國外看看拓展視野,同時也拓展接觸市場的敏銳度。雖然最近很多人嘗試開發App軟體也是一種接觸全世界的方法,不過要是服務能拓展到世界的廣度時,也許能夠更進一步的貼近客戶。

近期到幾間外商公司參與行銷策略方面會議的感觸是:如果在某個地區的經濟市場已經受限,那又為什麼只拘泥於當地市場而不走出去?是因為對外地的不熟悉、不了解、不認識,還是不願意、沒本事?

再加上前一家效力的公司主要服務主客戶群幾乎絕大多數都是做國際貿易行銷,去深究背後的成因時,不難發現原來可能某些服務、產品在台灣當地已經沒有市場、沒有足夠客戶支撐起該產品或服務的經濟規模,以至於要開始拓展國際性的客戶,繼續將產品與服務送進全世界。在台灣,大多數做套裝軟體以及產品開發的公司幾乎必須走向國際市場才能取得相對規模經濟之發展。

傳統產業、製造業可以,為什麼軟體服務業、網路資訊業就很少看到?即便是因為服務限制與在地化、區域化有關,但大多我們看到檯面上的網路商業服務公司僅僅只是做做台灣的市場,幾乎很少有公司直接跨出去。可能絕大多數的公司早就準備打算跟世界接軌,甚至已經處理全球各地而來的需求,只不過沒有浮上檯面而已。似乎大多數的台灣人還是再做著台灣人的生意,至於部分走不出去原因僅只是受限於語言的問題。

但回歸到市場及規模經濟時,客戶常問我說:如果公司的業績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了,做再多事情也上不去,到底該怎麼做會比較好?如果依然將市場放在台灣的話,我不外乎或建議進行新產品開發、舊產品改良設計、代理經銷其他產品做產品組合銷售之類的事情,可是,換個角度來講,那既有原先就已經能賣的產品為什麼只侷限在台灣這個市場呢?要是沒有語言限制的話,是不是就可以踏出第一步了,我通常會這樣問到。

當每次一接近這問題時,有些客戶就會提出來:我們也打算往大陸去發展,諸如此類的想法。可其實大陸跟台灣很類似的地方在於幾乎台商到大陸去都做跟台灣差不多的事情,再加上外資以及當地的陸資有樣學樣,大陸市場競爭之激烈已經不是說一句想去就可以輕鬆去的。

如果換個角度來說,假設他今天在台灣的業績每月要從1000萬提升到1200萬,其中差異的這200萬對他來講投入時間成本與費用可能相對之高,但投資報酬率(ROI)卻不一定對等的時候,為了額外的這200萬在台灣拼命用力做,真的值得嗎?

也許這200萬業績換成放在別的國家,然後用同樣的行銷與銷售資源去嘗試突破看看,可能初期不一定能打開相對規模市場,但日後持續經營該市場其發展、成長性是值得被期待的。舉例來講,到泰國、越南,也許當地市場生態比起台灣還要來得不成熟,可是正因為當地同質競爭對手少,我們透過『降級論』以優勢的文化及技術,進去該國該領域去適地化的障礙相對肯定不會比起進入中國要來得困難。

大多數公司給我的反應是通常業績做到一個極限後,規模經濟限制住了他們的發展,除非再往新的領域去,可是就必須面臨到既有產品沒有辦法繼續成長的窘境。而最近不約而同的有很多朋友,他們均提出『服務一定要一開始就能做出台灣,甚至雖然將台灣設為立足點,但服務或產品一看就是要看起來像是歐美國家所設計出來的軟體服務一樣』,這樣在先期服務的出發點就完全不同,面對的客群與規模相對也就差異非常之大。這就是所謂的一開始就用英語的思維、英語的架構、英語的服務來作初期設計之依據。

『立足台灣,接觸全世界』。似乎是資訊、軟體、網路業現在要想辦法多角嘗試的領域。雖然很多細節沒有談到,不過如果彼此的整合力量能往外放時,那也許就不會成為產業的資源內耗,其加成效益相對會比較彰顯一些。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