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總經理說:「公司要試著開發新商品,這是以往沒有嘗試過的新領域,所有同仁們請全力以赴。因為大多數同仁都沒有相關專業經驗,所以請各位多擔待,不論這商品有多麼難以實現,我們還是要盡力將這商品開發出來,並且期望成為公司明年的銷售主力。」他的一句話,令會議中所有人都動作停滯,頓時凝結的空氣、緊皺的眉頭,正說明了每個人當下的情緒反應。

我們是一間資訊公司,主要就是做一些網路系統建置專案還有小型的行銷活動製作。可因為一些股東的背景資源,產生出與其他企業的合作機緣。只是,誰能夠想像一間做網路專案的公司,突然間要轉型改做實體商品,而且還是大多數人難以想像的「美妝保養品。」不論是從什麼角度來看,在過去來說,都算是一個幾乎不大可能會碰到的一個公司決策。這點,我們打趣的說:「可能這就是中小企業的某種特質,老闆一個念頭轉了,很多事情也會跟著變。」

接下來,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每個人都在想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到底這件事情該怎麼開始?這真能做得出來嗎?會有這種可能嗎?該不會是藉此想找員工麻煩吧?」各種問題紛紛出籠。會議後的第一周,這事情沒有任何進度,有些人已經開始想換工作,而有的人則是當做總經理開玩笑,只有少部分的人還惦記在心頭。

一周後,再次開會,總經理問到:「新商品開發的是情怎麼了?」沒有一個人回覆他,所有人沉默不語,大家都以為他是開玩笑,也因此他扳起臉孔,直接對著副總說:「我這周要看到執行進度規畫表,沒有的話,下次會議就來檢討每個人在公司裡的工作該怎麼處理。」副總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其他與會同仁一樣滿臉充滿了不解跟困惑。

「誰知道這種事情該怎麼做?又有誰有經驗?公司為什麼不找會的人來做?」

問題沒有停過,副總率先表態,他在會議後提出一些看法,他將開始評估各項執行的可能,不論是公司內部狀況以及外部市場,最快在兩天內會提出一份報告,提供給公司同事做為接下來商品開發的一個參考依據。他的一句話,並沒有安撫整個團隊情緒。會議才剛結束,已經有人很篤定要離開這地方,至於原本沒有猶豫的人也跟著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計畫。

從發表過後已經三周,公司從原先的35個人,轉眼間剩下7人還願意留著,其他人都陸陸續續要在月底離職,還未立刻要走的人,會將手上工作交接出去後就跟著離開。這件事情,事實上從沒有人去問總經理為什麼會如此,但如此後果我相信就結果論來看,他大概也是料到了,只不過,他依舊說他想說的、做他想做的,背後股東既然支持,身為員工的我們選擇留下也只有配合。

那次,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一個完全不懂難題,但卻必須克服解決的。

一個月到了,大致上可能可以開發的商品方向也都訂定出來,剩下的七個人,重新分配工作,然後再依照接下來這份工作可能的需要,再次的去聘請相關人員近來,只不過總經理不願意再僱用太多的人,僅願意再補至多三人最少一人進入團隊。有趣的是,團隊成員組成恰巧是市場、企劃、行銷、公關、行政、設計以及採購。

總經理招開新商品開發第二個月的會議,針對一些我們提出來的一些想法,他很快速的下了結論,要求我們盡力、盡快開展相關工作,所有需要的支援,想盡辦法去找,要協調的事情,趕快提早安排好,他期望至少半年內,商品就可以開發出來。半年,總經理親手說出半年這時間,代表著六個月內,我們要從無到有,從沒有經驗到想辦法將商品推入市場,這件事情除了用「不可思議」來解釋,我想也很難找到其他的形容。

所有人很快的分工,副總本身就是具有實體商品開發經驗,年紀也稍長,算是團隊的主要核心,由他來領軍,我們每個人的工作都各自分配好,分別配成

1. 研發-舉凡調配公式、產品功能、實驗室、相關測試
2. 法律-相關規定、各流程會碰到的法律問題、政令限制、專利
3. 採購-原物料、包材、瓶器、協力廠商
4. 包裝-設計、外裝、裝櫃、箱裝、形象、品牌
5. 充填-技術、技巧、限制、規定
6. 貨運-海運、空運、關稅、海關、報關
7. 保存-原物料儲存、成品儲存、儲存條件、儲存限制
8. 通路-線上銷售、線下銷售、配合通路、
9. 銷售-行銷、銷售量預估、追加生產預估
10. 授權-代銷商、貼牌合作

每一件事情,都是聽都沒有聽過,但大致上拆解開來的工作,透過不斷去詢問各個不同的廠商,將各種資訊全部回饋集中起來,陸陸續續原本看不出來的面貌,漸漸有了輪廓,而這過程,本來就很擅長財務操作的總經理,特別緊抓著「成本費用」以及「銷售預估」,再佐以副總對於市場的一些熟悉,在商品還沒有推出之前,已經逐漸勾勒出行銷、銷售策略,商品的設計也是依照市場、消費者導向去設計。

「從粗胚慢慢細修到打樣,再從打樣逐漸變成可用的樣品。」一群臭皮匠,將一個看起來四不像,七零八落的案子,好似兜出了一點名堂,我們從澳洲、德國、日本等國進口各種不同的原物料,然後在台灣「試生產」,過程中,整個沒有經驗的團隊,好像個呆子、傻子一樣,到處約訪各地廠商,然後就是一群人衝到對方面前,問著一大堆外行的問題,接著反到令這些廠商主動教育我們、告訴我們,聽著他們講到許多保養品生產的眉眉角角,團隊成員心中也多多少少打下了一些底子。

我們後來因為在關務上花了很多心思,所以只好多請一個懂得貨運跟報關的人進來,再來是少一個真得懂保養品的人,因此又找了個懂化工的人來,這麼東湊西湊,人也慢慢組合出一個越來越符合這商品開發的團隊性質。

過程中,真正最令人挫折的是從各國貨運來的商品,全都要去點交、點收,而這件事情做過的人就知道,如果只是抽樣調查,那要是貨品中有哪些狀況不好出問題的沒有看到,後果可就難堪,只不過要針對那上萬個項目去檢查,事實上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負責收貨的廠商不願意做,而發貨過來的廠商人在國外更不可能處理,因此能做的就是團隊裡每一個成員。

尤其此案對每個人都是第一次,總經理格外小心謹慎,要求一定清楚點過。

每個人手上的事情都多到做不完,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去協調、溝通,好不容易將產品弄出樣品來,還得送衛生局去檢驗、測試,同時,還要安排大量的試用者來測試樣品的狀況,依照不同膚質分析出各種使用結果與報告,然後再依法去申請各項資料,數不完的程序要跑、要過,至於點收商品這件事情就成為最頭痛,又最沒有人要去做的苦差事。

某一天晚上,我撥電話給副總,電話中跟他說:「不然我去好了,事情沒人做也不行,總是得有個結果,不然出問題要整個團隊承擔責任是不好,副總你再幫我找一個人,兩個人去現場點吧。」副總電話中承諾說好,也因此,他指派了採購本人來參與,只是他手上本來事情就多到不行,要他來還真是千百萬個不願意。

點貨的前一個晚上,特別早睡,因為貨運是到台中去,我們兩個人到台中去,整整點了好幾天,每天就是台北、台中來回,今天沒檢查完明天再去,反反覆覆的甚至還有一點打動到該廠的主任,他們還看我們人力少,特別派人來幫忙,大家一起做越做越快,最後甚至還在那邊吃飯話家常、熬夜閒聊談心酸。

新商品最後終於順利開發完成,我們沒有在設定目標的六個月內達成,終究還是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但是幾乎所有的事情也全部都做到,不論是研發、生產、物流、金流、行銷、銷售等,這流程全部從無到有完整建立起來,也替這公司後來奠定了新商品開發之基礎。整個過程,說直白一點就是土法煉鋼,道地的台灣草根性硬上土味,既然選擇都要做了,那就是硬著頭皮做到底,反正終點還很長遠,過程中每一點累積就是一點收穫,每一些前進就是一些改變,抱持著這種念頭,終於商品也順利上式銷售。

為了這件事情,我們哭過、笑過、痛過、苦過、悶過、氣過,要不就是因為答應要做,也是少數唯一要做的幾個人,心理打著沒做成乾脆當做學經驗也好,即便心中友再多的不願意跟不滿意,但是只要袖子挽起來,腰一彎下去,發揮道地的苦幹實幹精神,終究是能做多少是多少。能有結果最好,沒有結果大家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只不過,幸運的是一群門外漢再搭配一群熱血支持的廠商,我們也莫名其妙的就這麼將一系列保養品開發出來,再運用原先於網路上熟悉的經驗,開始逐漸去佈建整個品牌的關係鏈與生態圈。

我們做到了,真的做到了,過程中有過無數個不願意,但每個不願意的背後都是不甘心、不服輸、不低頭,留下的這七個人,經歷過人生最充滿爆炸性的轉折,而這公司也因為這轉折,證明了「事在人為,成事在人」這件事情。也因此,有過這段經驗我才會常分享:「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不願意做的事。」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