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社會時,她不過是個不知道要何去何從的專櫃小姐,就讀化妝品管理科系的她,最想要的還是從事護膚或是美髮,只不過天生嚴重的手汗症,導致她無法進行各種由手觸摸類型的工作。但,也許專櫃小姐這份工作不是她要的,也因此短短幾個月就結束了。

之後,她在房仲業做了一陣子,那是一份過渡時期的工作,當時我跟她討論很多種不同的可能性,差不多在15年前,銀行或公務人員還算是不錯的選擇。起先她很猶豫,因為都要考試才有機會入職,而她最為害怕考試,還沒有投入前在意志上就先選擇放棄。後來,我們討論到關於保母、開店等類型的工作,卻沒有一樣工作真令她想去做。

索性的,我勸她考考銀行。如果考上了對於未來也算是奠定一個好基礎。她在半推半就之下,硬著頭皮苦讀半年多,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順利的考上某間銀行。不過令人玩外的卻是考上理由有一部分是因為她的出眾外型。恰巧該屆錄取的行員,在外表上都具有相當的優勢條件,這點是她考後看到那不怎麼樣的分數,再加上面試官的補充說明,才了解到原來考上銀行是有一點運氣成分在。

該銀行,一做就是四年多,這四年內幾乎銀行內的工作她大致都做過,可是這四年的工作卻深深的每天折磨著她、煎熬著她。因為銀行營運單位要求行員要自己買基金、保險等金融商品做為業績,所以每季、每年的獎金全都在那種被威脅的狀況下,返回投資該銀行的商品。

賺到的薪水全都轉成了毫無意義的基金、保險。

有陣子,她回到家就是崩潰大哭,不僅是工作上不得志,那種因為偶而抓賬要熬到半夜的日子,令她實在相當難過、痛苦。也恰巧就是那陣子,我們結婚後幾乎天天吵架,兩個人都在工作上並不是太順遂,她也不斷問著自己要不要繼續下去,可卻是為了我的不爭氣,她忍氣吞聲的撐著。

直到有一天,她終於忍受不了,她說:「某某某銀行在徵人,我想換工作了。」一句話,暗示我不論工作有沒有機會跳槽,人是走定了,我自己為了家計也得扛起大部分的責任,不能夠再這樣隨心所欲,如果不在工作上謹慎小心的話,要不然就是一家人一起喝西北風。

可能是她一直以來的默默付出,相當受老天爺的眷顧,她才過去另外一間銀行應徵,很快的就錄取上,只是這錄取卻意外的讓她陷入了更慘的局面。她到職的第一年,這銀行外界都稱福利好、發展好,但人算不如天算,不到一年的時間,銀行備另外一金控集團併購,頓時間,整個銀行體系大改變,福利制度重新討論過,曾經嚮往的美好頓時化為泡影。

雖然,新到職的銀行不會要求她要「買下」銀行要求的業績,可卻會用盡各種方法還有手段逼迫行員「盡力」去完成。當時,不過只是櫃檯接待的她,卻是被銀行強迫去考各式各樣理財、投資、保險、證券等,各式各樣的證照拼命考、拼命拿,沒考上就是繼續考,證照成為績效考核與續聘的重點,這段時間尤其關鍵。因為她從沒有想過原來人的極限可以在這種狀況下被逼出來,即便她千百萬個不願意。

考到許多證照後,她順理成章的可以從事各種金融商品買賣,可一直非常排斥業務類型的工作,始終是她的罩門,要她去做這種人跟人溝通的工作,根本就是要了她的命。那幾年,回到家後也是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好幾次兩個人都吵到要離婚,可更要命的是在她的工作崗位上,有一位同事對她性騷擾,這件事情弄得她很不高興,可是銀行那邊卻是想要息事寧人,最後還導致我們為此去報警備案。

擺脫那一位同事的糾纏,她又開始對工作產生相當大的猶豫。我還記得當時每天都跟她分享:「妳的外表還有脾氣與個性,非常適合從事業務銷售工作,妳是天生就能夠討得長輩緣的,再加上妳有亮麗的外表,妳不從事這份工作肯定很浪費。」那兩年,不論我怎麼說,她就是無動於衷,不管怎麼勸她,依舊是寧可承受工作上的氣也不願意轉換跑道。

某次,回到家後她跟我說:「不要再過這種日子了,我不要再這麼一直窮下去,我嫁給你不是要來吃苦的,我也想過好日子,我想吃那些想吃的、想買那些想買的、想用那些想用的,我不要再領這種低底薪,可卻每一餐還得看人臉色的日子,與其看人臉色都得過日子,倒不如去看客戶的臉色。」

這念頭一轉,她沒多久就從行員轉理財專員,這過程還熬了一年的觀察期,我還記得公司同意她轉的那天,她興奮至極,因為獎金終於可以享受跟一般的理財專員的級距,再者是可以服務的客戶名單也會比較好一些,佐以她過去將近八年在櫃台服務的經驗,事實上對她來說是如虎添翼。

話雖說如此,可業績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起色,比起其他理財專員的表現,她算是後段班,每次會議總是被檢討,三不五時就是被主管找麻煩。我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她回到家抱怨主管的大大小小事情,有些事情我聽了也覺得不合理,只是身為家人最多就是安慰著她,除非她希望我採取什麼更進一步的動作。

也許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她從原先每次跟我到書店只是陪伴在身旁亂晃,偶而看看旅遊類型的書籍,到後來買了一大堆客戶服務、業務教戰、銷售談判的書籍,每天就是不斷的看、不斷的反覆練習。

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她為了做好這份工作,不再成為後段班的學生,她把每一本書的重點都記錄下來,寫成一本又一本的筆記,然後自己去設計話術跟簡報,每晚回到家的休息時間不是看書,要不然就是拿起碼錶開始計時,計較著每一分鐘跟客戶溝通的時間是不是能講到重點,說話是不是精準,語調跟口氣能不能夠感染他人。

我當時在她身邊的另外一個工作就是「乖乖的成為聽眾」。聽她每個晚上好幾個小時的反覆練習,那種畫面就像是不甘心、不甘願、不甘於此,即便知道自己不行也想要奮力一搏的決心。慢慢的,效果漸漸出來,她找出一套自己的工作模式,除此之外,當別人只是單純拿著公司提供的簡報來做為提案,她做的比別人更多,她會自己上網找資料,向同行同業問一些資訊,每一次去拜訪客戶之前,都得做出厚厚一大疊的簡報「剪貼」,然後再到書房去練習講演,接著回到電腦製作成一份又一份的「修改簡報」。

很意外的因為工作培養了這個習慣,她漸漸在工作中嶄露頭角,不僅如此,許多前輩特別照顧她,也順帶了教她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比方說東方人擅長的「送禮之道」以及「該有的禮數不能少」,她懂得人與人之間相處的關係,不僅跟客戶成為好朋友,她還會結交競爭對手,彼此交換對互相有利的訊息,三不五時就是「好康道相報,客戶轉互惠」。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一世的朋友。

她雖然不愛交友,可那與生俱來的吸引力,讓她自然結交許多業內好朋友,而且她更是贏得許多客戶的喜愛,她總是強調「盡量做到不讓客戶賠,但要是讓客戶賠了的話,她自己會第一時間告訴客戶,並且告訴客戶她也跟著一起賠。」她自己是認為,要做就做到盡量跟客戶站在同一陣線,選擇這樣做很辛苦,但是被罵的時候就乖乖認錯,負責任的將客戶服務好,每到逢年過節讓對方知道她在乎,不論之後還有沒有合作的機會,只要有理由,她總會給對方一個關心。

可能就是這股傻勁,讓她在這行業找出了一些可行的方法,也許不是頂尖最好的,同個銀行內,比她業績好的大有人在,可唯一不同的是,她每一位服務的客戶都把她當做是家人、親人甚至是好友,幾乎互相送禮關心是常態,有時候還會特別的招待我們去吃飯,甚至是給予我們人生中最寶貴的各種經驗建議與回饋。

當你做「對」一些事情,這些事情伴將隨著許多良善的能量而來,它只會繼續推著你往更好的地方去,而且只要持續堅持下去,這股良善會慢慢變成圍繞在身邊的正向力,包覆著你,令你擁有更多的支撐力道,前往正向循環的路上而去。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