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好奇的來探聽:「我看媒體好像很喜歡找你,你真受媒體歡迎。」他輕描淡寫一句話,簡易歸納我這幾年與媒體的關係,這說法是因也是果,但我跟媒體之間的關係,往往像是朋友,或有時更像是導師、引路人。

2007年初,手上一個保養品的案子,沒什麼行銷預算,把錢全押在建置線上購物網、產品代言模特兒、抽品意象插畫上,主要都是用於產品主視覺包裝跟行銷對外想呈現的印象上,但關於產品曝光、宣傳等預算,沒有分配太多,只留得讓我們去傷腦筋。當時,業主淡淡的說:「做廣告花不起啦,想辦法找媒體來報導最有效。」一句話,將我打入地獄般的谷底。

過去雖然工作都跟行銷有關,可鮮少跟公關(PR)有什麼關聯,更遑論一次新聞稿都沒發過,連新聞稿要發哪邊去還得上雅虎知識+去查。一個大外行,因業主一句話,開啟了與媒體的不解之緣。業主既然有交代,身為承包商缺錢缺案例,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反正建立起來的關係也能成為日後運用資源之一,沒有什麼拒絕理由。於是,開啟了人生與公關這條剪不斷理還亂之路。

前前後後經歷三個月,靠著公關公司朋友來的管道,聯絡上一些媒體朋友,但礙於產品推出時程不確定,還有線上何時能開賣也尚未定案,有太多不確定性,只得想盡辦法拖住與生活線、消費線記者的關係。記者也不是成天只得服務我們,再加上我們沒實質下任何預算到該媒體上,兩次拜訪後,記者的臉色說實話不好看到讓人難以忍受。可也只能相忍為專案,盡量拿些最新樣品、禮品來維繫這段不怎麼穩固的關係。 產品雖然上線,但實在沒預算,因此記者線也跟著斷了。

莫名其妙的意外,又牽起了與媒體記者的關係。2007年底,先是日本某社群媒體報導我的部落格,以「女裝子」為題在日本的各大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點燃話題,然後我跟幾位台灣人,在同時間獲得為數不少的日本網友注意。我記得雅虎部落格的相片簿一天就湧入了將近30萬瀏覽數。再沒有多久,一位東森生活線的記者與我聯絡,用簡短的方式報導了我個人與部落格,並且針對在日本引發的熱議做了個現象探討。

東森記者聯絡我時,腦袋裡沒太多念頭,只是認為交交朋友聊聊天,能有機緣認識不同領域的人也沒不好,尤其年初才因專案要跟記者朋友建關係吃了一鼻子灰。記者上門,我們不只聊了日本引發的議題,甚至聊到很多生活、工作與家庭,她對我的好奇心彷彿無止盡,一個又一個問下去,我也耐著性子跟對方很認真深度的有問必答。她,是我結交的第一位記者朋友,也是因為她,我才學到後來與其他記者聯繫的方法還有技巧。

相隔不到一年,一位認識一段時間的網友,突然表明他的身份就是蘋果日報的攝影記者。我們在線上透過MSN談了很多當時關於第三性公關的現象跟文化,也談了很多他做記者的一些經驗與歷程。莫名的跟他成為朋友,然後也莫名的答應他做外拍人像麻豆。從原本在線上世界的胡扯閒聊,到了實體世界後,又有更多話題能聊,此時,他突然提議要報導我的事情。聽了他的提議,我只希望站在朋友立場幫得上他,也請他幫助我們這個族群,將一些正面的、有意義的資訊傳遞出去,不要讓我們這族群在媒體上總充滿著負面印象。

2008年幾月我忘記了,蘋果日報的報導一出隔天早上不到8點,幾乎各家媒體主動與我聯繫,印象中好像只有中視沒來,其他能叫得出名字的媒體大概都出現了。那一天,結交了十多位記者朋友,其中有好幾位常掛在MSN聯繫,常常交換各式各樣資訊,有時是業界消息、有時是市場看法、有時是我個人的生活大小事等。我還記得那天早上,第一通電話響起時,對方問我能否當面採訪,我猶豫了一下,但隨後想起對方也是自身工作需求得這麼做,因此答應了對方,心想給對方一個方便,或許未來也能給自己一點方便。

接下來,2009年、2010年、2011年,每年都有一波因蘋果日報或是某個報導之後的媒體聯訪。大致上,都是因為這位在蘋果日報工作的朋友,他每年都能想到個梗來做,特別是有一次我跟大陸網頁遊戲合作成為短暫代言人時,還被扣上「台灣第一偽娘」這頭銜。

說實話,怎麼來得不知道,只知道媒體記者以超乎想像速度,開始擴散,並於整天每一節新聞,報導我的相關資訊。可也因為這樣,很明顯感受到台灣對於短議題的影響性之低,其實遠低於我的想像。議題延續性不到三天的時間,很快就被人遺忘。 但對我而言,最大收穫並不來自於媒體報導,而是結交一大群媒體圈的記者朋友們。

從一來一往互動中,不難了解許多時候報導不完全是他們自己想做,而是長官的命令,哪一台做了就自家不能獨漏,好像連鎖反應一樣,因為誰都不想獨漏,所以一窩蜂式群體採訪,變成一種工作文化,甚至成為某種競賽。可能有人還是會問:「你可以拒絕,不要理會,媒體也不會強迫採訪。」是的,但一如我先前提過,有些事情得先從交朋友開始,互惠不是先從對方那邊有所獲得,反倒是自己能先給對方什麼,再來看看未來有沒有機會請對方幫忙。

懂得先讓,所以後來有得。

在我的認知裡,多數媒體記者朋友很辛苦。不論地點有多遠、氣候有多差、受訪者態度有多不好,他們總得到第一線去,尤其才從前一個受訪者那吞一肚子苦水,到下一個時可能還得再來一次,正常人哪受得了。為此,我是由衷尊敬他們,甚至只有欽佩。因為當你知道為了追新聞、追專訪得熬到晚上繼續加班做,不管刮風下雨依然得堅守崗位時,而他們領的薪水可能還有很大提升空間時,想把工作做好的敬業精神,真心值得為他們的辛勞給予鼓勵。

因此,每當有媒體記者朋友上門,我總會盡量配合他們,讓他們能夠快點交差交作業,不為難他們為優先。 久了,這成為一種習慣與態度。不是我想刻意拉攏與媒體的關係,而是媒體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

人與人相處相當微妙,媒體記者朋友跟我們一般上班族沒什麼兩樣,我曾有同事也曾在媒體幹過記者,每每聽到他那追新聞的奮鬥過程,只有無限佩服。可也因為如此,我沒有特別拒絕媒體的習慣,媒體朋友也知道找我總會有些東西能問、能挖,對他們而言,能弄出篇像樣的報導,甚至做點更深度的內容,已經能對主管有所交代,更甚者有人以得獎為目的,想要透過族群的深化研究與分析,期望找出一些更具有社會意義及內涵的資訊。問到我,我當然願意多分享,或是給予實質的幫助。

你來我往個幾次,關係變得越來越密不可分,媒體找我頻率越高,相關圈子裡的人也會看到的越多。然後不只是媒體,再來是節目,還有更深度的人物專訪、紀錄片等,各式各樣的邀約就這麼發生。

網友曾說:「紀香真的很會操作PR,很懂得搞公關這一套。」我只想回:「有時候越是無所求,反而才會有所得,不是我會操作,而是我學習配合,並且願意協助對方,在有朝一日的時候,期望對方也能配合我罷了。」

事實證明,現在結交許許多多媒體朋友,橫跨多個領域,也曾在緊急之時,靠著媒體朋友的幫忙,解決眼下急迫大難。

2007年初的我,能想像十年後是這副光景嗎?如果十年前的我,拒絕媒體,將媒體隔絕於外面,能有像是今天的結果嗎?我沒辦法給個肯定答案,但我會說:「關係是靠平常維繫與經營來的,平常不願意做也不想給,那就乖乖在需要的當下,想辦法生錢來買、生資源來換,不然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會有人無條件地選擇幫忙,除非你一開始就願意先選擇幫助對方。」

順勢而為,盡力而做。與人為善,廣結善緣,自然的,有一天所期盼的事情會不經意開花結果。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