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會收到下面這類訊息,大致像是:要怎麼做才能像你一樣成功? 要怎麼做才能跟你一樣漂亮? 要怎麼做才能和你一樣自信? 要怎麼做才能如你一樣寫作? 舉個實際例子出來之前,還是重申:「表面上看到的結果,往往不完全貼近真實」。更甚者,有時表象與裏象完全不同。畢竟,我們能夠對外呈現的資訊有限,人們多數注意那些好的,不好的反倒常被忽略,久了就會浮現一種「這個人好像在某些方面很不錯」的表面印象,少去計較表現背後或過程中所有發生的鳥事、爛事、糟糕事。

例如化妝。 在別人誇獎或說出場面話出來之前,我也曾經歷過好長一段時間,那段化妝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年代。沒人教也沒人講,所以畫出來像鬼的那段歲月,我總帶給人一種敬謝不敏的印象。我自己不知道,別人又不願意講,久而久之還真當自己做得不錯。直到有一天,聽到陌生人罵人妖、變態、噁心等嫌惡字眼後,不得不去思考:「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不會讓人覺得如此?」

所以,我翻流行雜誌跟著學、看美妝部落格跟著畫,用掉不知道幾個週末的下午,趁著一個人在房間裡,一次又一次的上妝、拍照、卸妝、再上妝、再拍照、再卸妝,反覆的做、反覆的練習,直到拍出來的照片像是雜誌裡那般風格。過程中,還得躲家人查房,不然被發現又是一頓臭罵或毒打。那段時光,耗費多少心思在化妝上,走了多少冤枉路,才慢慢畫出人們勉強可以接受的妝容。

例如外在。從小就被笑醜,總被拿來跟老弟比較,一個不男不女的孩子,未來能有什麼期望?又該怎麼去期待?對我而言是個大哉問,尤其當年紀到青春期之後,臉型跟身型越來越男性化,在我心中逐漸形成巨大陰影。我很害怕有一天成為像是父親那般的形象,尤其他一直屬於大男人主義權威式的人,極為排斥與他的形象重疊。心中去男性化的年頭,一天隨著一天變得更加強烈,而身上看到的卻是一天又一天朝反向發展。 歲月留下的痕跡,活生生烙印在我身,極為不協調的外表與性別,儼然成為最大的疤痕。

雖然我瘦,身材勉強能過關,但骨骼騙不了人,臉型更是如此。年輕時,一天二十四小時,至少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計較怎麼讓自己可以看起來變得更好看、更像女生,至少不要太過陽剛給人明顯突兀的感受就好。光是「想」改變不了什麼,只有動手「做」些什麼才能看到真實變化。 所以我做了許多嘗試,像是手術、像是微整、整骨等,這段過程吃下無數的苦、嘗盡各種痛、體驗那種每次都像是重啟人生驚聲尖叫般的恐懼。

常有朋友問:「值得嗎?」我很難回答,因為不是每個動作都會得到相應的回報,每一次跨步前進不代表一定向前,可不做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即使惶恐還是不想放過每個不讓自己後悔的機會。因此,我成了外界現在看到的模樣,容易嗎?天底下沒有什麼簡單或困難的事情,只有做了才知道對或不對、好或不好,至於要怎麼做才能總是作出最佳選擇?

正確來說: 「選擇不過讓事情發生,作出選擇之後,怎麼做才是真正關鍵。」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