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台不會緊張嗎? 常言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第一次上台演講的時候,心裏緊張全滿到喉頭,一股想吐的勁全湧上來,難受到沒講完就想逃出講台。那次,是我初次在文大推廣教育中心分享Facebook粉絲專頁經營的課程,也是踏入講師一途人生第一戰。雖然台下是約莫二十個人不到的小班級,可卻帶給我巨大又難以承受的壓力。 「不講完,難道逃跑會有用?」才冒出想要閃避的念頭,隨即腦海就浮現這句話。成為講師是我的選擇,要靠講課過日子也沒人逼我,不撐著將該做好的事情完成,又怎能對自己交代。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三個小時、五個小時,漸入佳境,從不敢與同學們的眼神交會,到可以跟他們互動談笑風生,課程順利結束。

雖然開始有點不順,緊張感隨著自信湧現很快消失。該堂課開始前,花費很多時間自主練習,大多時候僅面對著沒有人的客廳,打開投影片,一張順著一張講。可這麼做,卻無法幫我克服人群目光恐懼症。因為家中客廳最多只有太太,連女兒也才三歲多,她們看著我演講不會帶來任何目光壓力,只是掌握自己口條順不順、溜不溜罷了。

人群恐懼的情緒不克服又不行,我鼓起勇氣,大膽想做點不同嘗試,跑去中正紀念堂,在一群練舞的小朋友旁邊,開始試著對空氣演講。本想說可能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照著自己的節奏講就好。但或許外型跟反差的聲音招來路人目光,開始對著空氣授課之後,有越來越多人靠上來,連旁邊跳舞的高中生們,陸續有幾對眼睛開始轉望著我。心中緊張指數,瞬間從零跳到一百,本來自信又掌握好節奏的演講內容,頓時給忘了。講話陸續吃螺絲、眼神四處亂飄、身體不自覺的發抖,我徹底失常。

那一刻,一位陌生路人對我說:「加油!你講得很棒!」 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

趕緊整理好情緒,把原本慌亂的神智,再重新聚焦回到想要表達的內容上。本來只是空氣,莫名在整個演講結束後,下面多了十幾個路人與高中生。當我說出:「謝謝各位的聆聽」時,站在臺階下面的朋友鼓掌了,笑笑對著我比讚。從那天起,一有空檔就試著到戶外對不認識的人演講。每一次演講,我都會害怕,可每一次演講結束,我卻帶著篤定的心、穩定的情緒,將所有今天這場演講的感受,全部穩當的收斂下來。

從小到大,我一直有著人群恐慌問題,只要面對太多人,太多顆眼睛注意我時,立刻全身不自在。嚴重時,光是走路經過紅綠燈路口,在一些機車與路人特別多的大路口,我會怕得不敢走過去。一直在原地等,等到人車變少時,才快速跑步通過。

或許之於現在的我,很多朋友感受不出來,可是對於人群跟目光有恐懼症狀的我而言,能在外人面前盡量表現出正常的樣子,常常令我處在二十四小時都非常緊繃克制的狀態,直到回家才能放鬆。為了克服這問題,我不僅在人多的開放場所對空氣演講,還特別到忠孝東路四段及敦化南路交叉口、基隆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這兩大行人、機車等待特別多的路口,一輪又一輪紅綠燈去走過。整整練習將近三個小時,在下班尖峰時段,從車多一直走到車少,三個小時在路口繞圈圈,試著習慣那些目光,嘗試承受往來路人對我的眼光,就這麼樣子硬是吞下所有的壓力。

我不清楚該用何種方法做才正確,可心裡卻知道要克服挑戰的唯一方法就是直視、面對眼前的困難。我選擇用最害怕的方式,反覆去感受、體驗,並且告訴自己「沒有人會傷害你,做就是了,害怕只會自己退步、停滯」。

那段時間,太太常在身邊鼓勵我,她最常跟我講:「好做的事,大家都會做,所以大家看起來都差不多,我也是。可你不同,你生來就選擇一條不一樣的路,你做的每件事情都與眾不同,既然如此,不會有人懂你、了解你,只有你才能克服心中障礙,只有你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能達成多少成就。害怕,是你最不需要的累贅。」

上台不會緊張嗎?會。 但我知道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以及想要達到什麼樣的成就,再怕,也沒有比死了動也不動要來得令人心生畏懼。既然選擇上台,那就演什麼,非得像什麼。人生,不過就是反覆與自己搏鬥的過程。每次將自己擊倒後,再重新站起來,然後眼睛直視前方,不需被緊張情緒綁架,專注在目標上,全力衝刺,享受汗水淋漓的快感,感受觸及終點線的那一瞬間,所有一切的付出, 「值得用一輩子回頭細細品味,那才叫做活過。」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