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總經理請我到辦公室,他問我:「關於行銷操作,你有什麼樣的看法?」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行銷不是我負責,是由另外一位同事負責。

副總經理說:「沒關係,我知道你在這方面有很多想法,看你過去的背景應該也很有經驗。」在職場上,我一直謹記著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因此,實在不知道該不該跟副總講。副總再說:「沒關係,你盡量說,不用擔心,你有想法說出來,不會影響我對你的看法。我們歡迎有想法的人,提出來交流。」

看副總如此有誠意,我終於按耐不住:「其實我有點看不懂行銷在做什麼,因為公司給了他們如此多的預算,卻看不出什麼具體效果。好像花錢在買廣告,可是效益似乎不容易評估。」

副總笑了笑,聽我願意開口似乎有點滿意,他回我:「你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呢?公司行銷的操作,你熟悉嗎?」

我立刻回:「公司的行銷,如果就我所看到的,應該還有很多沒做,像是線上行銷不是只有買廣告聯播網,還有其他像是搜尋引擎優化,靠分析工具找到比較好的到達頁內容等。」

副總很快打斷我的話,他說:「這感覺好像有點難度,那你覺得公司的廣告怎麼樣?」廣告拍都拍了,每個人對於影片的看法又很主觀,我不論怎麼回答,感覺都不大對,我笑笑搖搖頭,向副總示意沒想法。

副總又說:「你就說!有什麼想法說出來,我們做事情的人,一定都有包容對方想法的肚量。別害怕,更不用擔心,有任何看法講出來,也許有我們日後值得改進的地方。」

我就一五一十跟副總說:「廣告訴求感覺不是很清楚,雖然有明確的主題,但過度意識化型態,不大符合現在廣告的潮流。我覺得告訴使用者在哪些情境,為他們解決問題,給他們一種共鳴與感動,會比較恰當。不要太空泛的講一些抽象、打高空的意識標語,這對消費者而言,會相對不明確。」

副總的表情漸漸顯得有點僵硬,他又問:「你覺得這廣告拍得好或不好?」

我回:「沒有好壞之分,但我不是很喜歡,畢竟公司花大錢拍廣告,要的應該不是只有形象與意識型態,我們這廣告甚至連創意都沾不上邊。」

我得意忘形的後果,就是隨之而來的自己挖洞自己跳。

「那廣告是我跟行銷部想了很久,討論非常長的時間才產出的創意,被你這麼一說,好像付出都白費了,真是可惜,沒能被你欣賞啊。」副總帶點不是挺愉悅的口氣回我。我立刻發現狀況不對:「我沒有這個意思,廣告這件事情,很主觀。沒有說服我,或許其他人會接受,每個人對於意識形態的資訊,各有好惡,個人說法很難評斷全部。」

副總:「除此之外,你覺得我們這波廣告操作,還有什麼值得改進的地方嗎?」有了前車之鑑,我沒多講,只是回了副總:「很好啊,我覺得沒有不好地方。」然後,副總放過了我,感覺好像沒事了,可真正大事才剛要發生。

隔了沒多久,總經理找我到辦公室問:「聽說你對我們的廣告很不滿?」我嚇了一跳,不知道哪來的說法。

總經理又說:「副總說你對於行銷意見很多?覺得我們有很多該做卻沒有做好的地方,你認為自己很在行,好像行銷同仁的付出都不在你眼中。」我這下啞口無言,好像被人設了局,想跳也跳不出來。

我回總經理:「我的意思不是這樣,我承認有說行銷可以多做些什麼事情,有些我觀察到的可能跟行銷在做的不一樣而已。」

總經理:「我還聽聞你對廣告很在行,業界朋友很多是嗎?」

我:「什麼?我不懂你說的意思。」

總經理:「有人說你在業界人脈豐富,廣告交給你做可以更便宜、更棒是吧?」

我:「哪來這回事?為何有這說法?」

總經理:「誰說的不重要了,副總問你的話,你是不是曾說過?是否對公司拍的廣告,有很多不滿?好像大家沒有先找你問過就不對?」

我:「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沒這麼說過!」

總經理:「不重要了,我這得到的資訊就是這樣,你管好自己的本份吧,沒事不要去說別人的事情,不是你負責有你很多不懂的地方,沒你說嘴的份就乖乖閉嘴。」

莫名其妙被總經理威脅,我灰頭土臉的回到位置上。

行銷部經理跑過來找我,大聲斥喝:「你憑什麼對我的工作指指點點?你哪根蔥啊?你很厲害是吧?你是清楚我們在做什麼嗎?跑去亂講很在行嘛!管好你自己的本份,要有本事就不是我幹行銷而是你做了!」我還沒從總經理的震撼教育回過神來,行銷部經理一過來更是搞得我整個人錯亂。

我非常鬱悶的開口問:「請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要罵我前,至少先讓我知道原因為何吧?」

行銷部經理:「這週行銷會報的時候,副總在會議上一開口就念我們,說我們亂花錢,行銷做在看不到的地方,然後他說廣告效果很不好,歸咎在當初發想創意的時候,沒有事先考慮使用情境。連珠砲式的罵完之後,副總竟然對著我們大家說:『你們這些幹行銷的,怎麼都不去問身邊有個很懂行銷的人呢?像是紀香就很清楚知道能幹麻,你們都不會開口問嗎?向他學習啊,他不僅了解行銷,還知道廣告要怎麼做,而且找他做廣告又比較便宜!』」

我聽了之後,啞口無言。

行銷部經理:「你行,都交給你做,你要有本事,績效全給你扛,不要只是出一張嘴。用講的誰都會,有本事你做出來,不然你沒資格來對我們比手畫腳,要有一套,別去跟副總講,靠自己的能耐爬到這位置,跑去跟副總講我們做得好不好,你還要不要臉啊?」我悶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想回答也已經無力,好像說什麼都不對,似乎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一開始就知道不該回副總,但卻沒有相信自己的直覺,管不住爛脾氣,開了口就是自找麻煩,後果也只能全部概括承受。

永遠不要相信主管所說,不論他問什麼,非關自己業務,把嘴閉好就是。

隔沒幾天我遇到副總,我尷尬的跟他打了招呼,他突然跑過來說:「那天很謝謝你的建議,你說得有道理,我想了想之後,實際去了解行銷做的事情,發現你有些想法很中肯,又挺實用的,我有將這些想法轉達給行銷部經理了解,相信他會再找你多討論,也許你的行銷專長可以幫得上他,以後有什麼問題我再來向你多多請教!」副總的無心之過,卻造成我從此之後與行銷部經理的嫌隙,而憤恨不滿的行銷部經理,跑去跟總經理告狀。總經理也為此,對我產生了負面印象,從此不再跟我有多的往來。

直到有一次,在辦公室走廊巧遇總經理,剛好我在倒水,他在整理文件,他主動開口說:「上次那件事情,你應該以為自己做錯了吧?」

我:「或許吧,我知道錯了。」

總經理說:「你沒錯。」

我突然有點驚訝又錯愕。「為什麼我沒錯?」我問。

總經理:「錯的是副總不該找你問,而你礙於位階又不得不回他。」我皺著眉頭,心想著終於有人理解事情來龍去脈。

但總經理又唸了幾句:「你可以選擇不回他,或是告訴他這件事情你不理解就好了。但你忍不住,你就是想說,所以你得承擔這後果。」

我抓了抓頭,同意總經理說的。

總經理語重心長的說:「那天我不是故意給你難堪,但我要讓你知道,職場就是這麼現實。不是你犯下的錯,卻要你承擔。同樣的,不是行銷部經理做不好,卻因為你的幾句話造成副總認為他們有待加強,這一來一往之間的溝通,本來就是門藝術。有些話即使你懂,時機未到、環境未到、機緣未到,就是不能說出口。不是不想聽你說,也不是你不夠優秀,而是整個組織的運作有其道理跟邏輯。我們不是不能包容其他聲音,但這種私底下誰說了什麼,誰又做了什麼,沒有人作證,更沒有人會去為此背書。後果你也看到,你今天結下的不是緣,結的是怨,被一群人怨恨。懂得藏鋒,至關重要。

「我不打算為那天責備你的事情道歉,但我一定要讓你知道,今天你的表現雖然沒有問題,但你不懂職場人性。職場之中不是比誰厲害,更不是比誰會做人,而是比的誰能適應團體,誰可以在團體中驅動著自己與同仁前進,彼此就像個齒輪,互相勾著對方前進。東方職場生態不崇尚英雄文化,我們沒辦法接受誰特別優秀就給他光環,可我們卻很習慣在彼此都能接受對方的狀態下共事,這種現實,我從國外回來就徹底看破。」聽總經理這麼一說,我完全理解自己身上發生什麼問題。

最後他說:「職場上的修煉,除了專業與經驗之外,熟悉人性能摸透人心,懂得順著別人的意思去說,借別人的話來說出自己想要表達的,都是種技巧與方法。能把別人的力量變成自己的,或是讓別人願意伸出手來向你借力,這才是職場中生存的真實智慧,你不缺專業與經驗,可你最缺的就是身旁願意跟你一起打拼的夥伴。如果你不懂得將這些本來還離你遙遠的陌生人,拉近跟你站在一起奮戰,最後的結果就是像現在這般。你不僅被獨立、孤立,甚至還得一個人承受所有不是你所犯下的錯。」

「等候時機,不是只有等候,而是時機到的時候要懂得智取。」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