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進同仁,剛到職第一週,恰巧遇上一個月一次的辦公室大掃除,經過一輪抽籤後,他被安排拖地板的工作。他非常不滿的說:「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打掃的!出社會工作後,這還是我第一次打掃辦公室。你們沒有請清潔的阿姨來打掃嗎?為何要浪費時間與人力來清潔?請全公司的人打掃,不覺得這樣很耗費資源嗎?我真想不懂這麼做的意義!」他會有此抱怨,倒也不是不能理解,過去我也曾跟他一樣,為了同樣的事情而感到不悅。

好多年前,在一間資訊軟體公司上班時,我被安排到地板清潔工作時,我憤怒向執行長說:「公司為何不請清潔人員?卻要大家辛苦打掃辦公室?過去我曾工作的地方,都有專職清潔人員,這比起我來清潔還要有效率,而且更是乾淨!由我來做清潔工作,會不會太浪費了?」我的不滿,看著別人眼裡,是有哪麼點尷尬,但也有些人認同我的想法,在掃除結束之後,私下傳訊息讚賞我的快言快語。當然,執行長笑笑看著我,那個時候不過是以請託的方式按耐我脾氣。

相隔大概一週過後,某次午餐時間,執行長找我外出吃飯。他藉著吃飯的時候,跟我隨口聊了幾句。他說:「我常常聽到其他同事提到你對公司看法很多,是不是對公司有很多的想法呢?」被執行長這麼一問,是有些不好意思。我點點頭,示意:「是,我覺得公司可以更好,所以會把心中的想法跟同事們分享,沒有惡意,純粹只是希望我的看法,能成為幫助公司前進成長的作法之一。」執行長回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別緊張,我只是聽到同事們提到你很有想法。」

本以為執行長開這口,是為了要修理我,正擔心氣氛變得緊張,執行長說:「你覺得一間公司要能成長下去,什麼最重要呢?」執行長問了個這麼大的問題,可真是考倒我了。我想好久,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答案,我回他:「應該是…把事情做好?」執行長說:「沒錯!就是這樣!你說的完全正確!」我鬆了口氣,放下戒心,開始跟執行長自然聊了起來。我問他:「為何突然問我這個問題呢?」執行長笑笑回我:「因為很多人只是把事情做完,卻不一定做得好、做到位。」

「執行長你的意思是?大家做事沒有做好嗎?」我想多了解執行長的意思。他回我:「大家在職場上求表現,這些我都看在眼睛裡,但求表現的同時,我們做事不能只挑大的、重要的事情做,有些不起眼的小事,才是成就大事的關鍵。你應該有聽過小處著手,大事著眼?」我點頭。執行長再說:「成就一間公司有多偉大,來自於公司每一位同仁對所有事情的奉獻,不論大或小,不挑好或壞,公司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公司自然就會好。」

我再次點頭如搗蒜,理解執行長所說的。他接著講:「我最常聽到員工們講到,他在工作中做的都是雜事,一堆手工事,沒有辦法累積、沒法成長的小事。但要支持著一間公司往前進,其實正是靠著這堆不起眼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堆砌起來,才得以將公司向前推進。」那瞬間,我冒出個念頭問執行長:「但小事不會讓人有成就,做多了反而覺得無力、無能不是嗎?」換執行長點頭,他說:「沒錯,正是如此。但換個角度想,你是個想追求大舞台的人,在你人生之中,難道每一件事情都很重要,都很關鍵嗎?」

我搖搖頭,告訴執行長:「倒也沒有,畢竟我也做一大堆有的沒有的事情,好像繞了一條很長的路,無數次走錯路,才好不容易走上軌道。」執行長大聲的說:「完全正確!這就是真正的現實,社會現實告訴我們,沒有一步到位的事情!想要把事情做好、做大、做得了不起,只有經歷過無數次的嘗試,並且反覆做著相同工作,將一件熟到不行的事情,做到更熟,做到無懈可擊,那就是公司競爭基礎的累積過程!我們所有人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事情反覆來臨之後,處理好且將其完成然後內化成自身的一部分,進而成為工作經驗。」

執行長接著說:「拿個例子來跟你分享,我還記得上週公司大掃除這事情,你的反應很大,對吧?」我尷尬的看著執行長,很不好意思摸摸頭,苦笑著。他說:「以前,我們公司有請清潔人員,由她負責全公司的清潔,上班、中午與下班三個時段會來清潔,但後來我決定不請了,你能猜到原因嗎?」我覺得這問題有蹊蹺,可也想不到什麼答案,只是說:「因為想要省錢?」執行長大笑:「哈哈哈,這勉強也能算是理由之一啦!」

他繼續說著:「我發現,當有人幫忙清潔時,公司每個角落都很容易變得髒亂,而且搞得環境衛生很不佳。可是,因為有人會定期來清潔,因此沒有人太在意,大家很習慣把桌面弄得骯髒,垃圾桶也都滿到掉落出來,更甚者,有人把飲料倒入垃圾桶之中,導致辦公室裡有老鼠、蟑螂、螞蟻四處流竄。好像環境整潔,是清潔人員的事情,跟他們毫無關係,沒有關連。」我大概理解執行長的意思,我問他:「因為這理由,所以就不再雇用清潔人員嗎?」執行長說:「當然不是!」

「從一天三次,我改成一天一次。後來,我又改成三天一次。我降低了清潔人員來公司打掃的次數與頻率,起先辦公室真的髒亂到不行,很恐怖又噁心,大家開始會罵、會念、會抱怨,都在問清潔人員怎麼沒來。我這才理解,人們不是不重視環境,只是我們讓大家不去重視它,只因為我們把這些不該理所當然的事情,變成理所當然,人們自然在這環境之中,接受如此條件,從而因群體的連動關係,所有人都被同化了。」執行長認真說道。

他繼續接著講:「同事們怨聲載道,好多人向行政同仁抱怨,問到為何清潔人員變成久久才來一次。行政同仁很無奈,只說是我的命令,而同仁們開始把矛頭指向我,怪我為了讓公司省錢,卻犧牲同仁的生活與工作品質,聽起來是不是很有趣?」聽了之後,我有點不解:「為何是執行長被質疑?怪罪?」執行長說:「因為人們習慣性將理所當然的事情,變成他人的責任,是別人應該處理好、做好的。只要事與願違,他們需要一個可以出氣的對象,將那反饋回到自己身上的責任,變成情緒向外宣洩。」

「所以!我發現當員工認為清潔不屬於自己的責任時,可又因身處於骯髒環境中無法接受的同時,責任返回到他身上。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放置不管,另一個則是動手去清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有一部分人放著讓環境髒亂,導致一旁受不了的同事,對那些無動於衷的人,進行道德勸說。幾輪過後,本來不願意動手的人,也開始動手清理環境了!從這之中,你有發現什麼?」執行長問。我說:「人們不再將責任往外撇,而是與自身利益相衝突的事情,會擺在眼前優先處理?」執行長稱讚我,他說:「完全正確!」

「清理環境,對公司來講是一件再小不過的事情,但我不能讓同仁們培養起理所當然的態度,造成他們忽略了一些支微末節小事所會帶來的影響。我知道要公司同事花時間清理辦公室環境,是一件很耗費心神的事情,可也只有這段時間,我們才得以看到,誰是真正在乎自己周遭大小事的人。尤其,從一個人打掃的態度,也能看出他對事物應對的想法與觀點。自掃門前雪的人多,利他主義者很少,這從清潔時的作法,看得一覽無遺。」執行長對著當時還很青澀的我分享這一段經驗。

回到新進同仁因為被安排掃地工作大發雷霆一事上,我沒向他多做解釋,只是簡單說到:「身為老闆的我,也得親自動手下來做,你就當這是公司活動之一,反正平常坐在椅子上坐久了,起來動一動活絡筋骨也不錯?好歹我還不是跟你一樣,拿起拖把一起拖地板?舉起吸塵器清過每一個角落?我們就當這段掃地清潔的時光,用來讓自己放鬆,給自己一點喘息空間,讓自己能有個理由,短暫擺脫工作的煩惱,純粹做點體力活,這也不錯啦!」同事苦笑的回我,拿起拖把開始清潔。雖說他不一定樂意這麼做,但觀察一個人有沒有機會做大事,通常從小事看起最清楚。

「事情挑剔多了,容易成為被挑剔的人;做好每一件小事,方能積累做大事。」

發表迴響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