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電話響起,電話那頭是知名獵人頭公司的顧問,對方開口就說:「現在有個職缺在新加坡,工作環境以英語為主,需要英語非常流利,關於這個基本要求,你覺得自己符合條件嗎?」這通電話講不到三分鐘就掛了,因為我的英語不到流利的程度,聽說讀寫辦得到,可是近幾年實際用英語的機率實在不夠,因此相較於流利兩個字背後的意義,我想差的可遠了。而且,曾有一段時間做海外市場開發,即使鎖定的是亞洲,但能碰上面的會議,幾乎全用英語交流。

可能是工作職務的關係,或是接觸的人變多,在商場上聽到英語,甚至用英語交流的機會大幅增加。尤其近幾年,台灣企業要成長,擴增規模,走出台灣成為趨勢,例如南向政策,讓不少企業開始跨步往東南亞前進,而英語則成為在這些國家之間交流的工具。我曾數度與香港、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不同國家的企業有過往來,在擔當國際市場開發的那段時間,英語成了共通語言,大大小小的公司,不管是當地企業還是外資企業,全都靠英語再溝通,而我的菜英文、破英語,勉勉強強低空飛過,僅能做到最基本程度的對談而已。

後來,為了再提升自己的專業知識,考上國立臺灣科技大學EMBA管理研究所。正式就讀之後,這才發現許多堂課程,幾乎多數教材全採用英語,連最重要的商業個案課程,全選用哈佛商業個案。裡面雖然沒有艱深難懂的詞彙,但非常商業用語化的英語內容,不花費心思認真去讀,會造成根本看不懂的窘境。而且,該哈佛商業個案向來以貼近商業現實為導向,所以文章中會有很多區域、在地的口語化對白,如不再搭配對於當地商場文化的一些了解,可能會搞不懂為何前一段跟後一段的內容無法接起來,導致學習成效大幅打折扣。

過去學習英語時,沒有想太多,純粹為了應付考試,根本沒有想過英語會有一天在職場上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二十歲無感、三十歲無感,到了四十歲時,已經不是自己有沒有感的問題,而是想要再繼續向上爬,往更高的職位、更大的公司發展,英語成了入門最基礎門檻。英語不流利,別說錯失工作機會,可能還會限制自己發展格局。這點非常現實,其他類型專業技能的高低影響沒有那麼大,可是英文好壞卻是如此明顯,而我在經過數次與獵人頭公司交手的經驗之後,更深深覺得只要一提到英語能力不到流暢,該職務機會就直接揮手再見。

可能有人會問說:「如果職務沒有發展到很高的話,或者是公司非為外商公司,英語能力似乎非必要?」可能吧,在台灣的傳統企業環境之中,用到英語的頻率實屬不高,可這不代表在職場中絕對不會碰到、遇到。舉個例子來說,我朋友的公司專做五金生產,平常都是接台灣客戶的小訂單,一輩子沒有跟外國企業接觸的經驗,公司也穩穩過了二十年有。結果在兩個多月前,一間國外公司寄電子郵件給他們,他完全看不懂對方信件內容,趕緊撥了通電話向我求救。我請他轉信給我,看了信件後向他們解釋到對方公司要下訂單,詢問他們的產品規格還有技術水準,想要了解更多。我朋友一下子呆掉,想回還不知道該怎麼回。

我則是因行銷工作,常會用一些國外的平台、論壇,跟不同類型網友交流。但以要達成商業目的為主的最佳手段或管道,莫屬Linkedin為主。因此,我曾聽取朋友建議,花費心思去經營Linkedin,在上面發布文章、表達看法,試圖建立我在那上面的印象。才使用三個月左右,出現數個商業機會,有的是線上諮詢、有的是跨國發案、有的是國際演講,而這些機會的最低要求就是「英語要很流利」。我本以為可以靠著打擦邊球,試圖以不是太流利的英語承接,但一通越洋電話,講不到兩分鐘我就徹底投降。

還有一次,我放在Linkedin裡的行銷、企劃講義,被某國際企業看中,他們亞太區的市場經理,希望可以買下講義版權,供他們內部做訓練之用。但有個條件,因為專業內容很多,還有國內跟國外的專業名詞定義有所差異,他請我協助將該講義翻譯成英語,並帶領著他上過一次講義的內容,讓他知道該怎麼表達各頁的重點與要點,為此願意一份講義支付我5000元美金,他期望一次跟我購買三份講義。聽起來很誘人的提案,翻譯我還可以找人來幫忙,但要線上帶領著他用英語過完整份講義,這就很難辦到了。想當然爾,我只得婉拒這麼誘人的提案。

在職場上,具備英語技能到底重不重要?我認為在經歷過這一切後,只有「非常重要」一個結論。即使要去對岸大陸知名企業發展,還以為可以靠中文偷吃步,可大陸的企業現在也講求國際化,聘僱進來的高階主管,有的以外國人士為主,要到該單位工作、共事,沒有一定程度以上的英語溝通能力,也不大可能。而我前一份工作效力的公司,更是要求所有新進同仁,不論資深或資淺,最基本能力都要具備英語技能,哪怕應徵實習生也是。從公司的招募網頁上,可以看到滿滿的英語招聘內容,不具備英語解讀能力,想要敲門進去,肯定難上加難。

全球化社會時代已經來臨,網路將很多國界、彊域之間的界線給打破,讓各國之間不同的人們,可在網路之中藉由社交媒體,快速接觸到彼此。可也因為如此,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再只有過去熟悉的一種語言,而是越來越多元、多樣的人們,透過英語交流、交際。要是英語能力如果未達一定水平,不知道該怎麼打字、不知道該怎麼說話,可能就會失去與不同人交流的經驗和機會。這對於要走出台灣而言,會是一大障礙與瓶頸,甚至在職場上的成長會帶來一定程度的限制,這種感受對於屆齡四十歲的我,尤其感受明顯、沈重。

我相當慶幸從年輕到現在,一路以來沒有因為英語不流利的事情導致我在職場上受阻。可是,隨著企圖心越旺盛,想要走入國際舞台,為將來找到更大的機會,不具備優良的英語能力,看起來是不大可能。而且想要獲得某個領域的深度知識、專業資訊,不想辦法練就優越的英語閱讀能力,會造成很多在國際平台上的技術文件、研究文獻、市場報告與新知等,無法閱讀,進而使自己的內在競爭優勢難以再提升。自己,成為成長最大的門檻。

學習英語永遠沒有太晚這一回事,想學,現在就該好好學。在所有技能之中,英語大概可以算是CP值最高的一種,至少在我近幾年職場觀察裡,把英語學好,很多機會可以順利接到手,而這機會又來自於周圍英語練好的人實在不多。不得不面對國際化的市場競爭,企業不論要用什麼類型的專業人才,能在語言溝通上多出一個英語強項,自然就會比起其他不擅長的人要更加突出一些,這會是在未來跨國人才競爭上,必當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發表迴響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