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香!我好想看你的婚紗照,穿婚紗肯定是挑很浪漫的對吧!」常常跟朋友在閒聊的時候,會聽到這類的說法。不過事與願違,拍婚紗照時,我穿的是西裝,而且還是非常老氣、老套的西裝,再搭一雙白色的阿哥哥皮鞋。如果無法想像的話,那套西裝大概就是在我爺爺、伯伯那個年代的款式,非常老氣又老套。因此,婚紗照從拍完的那一天,看過幾次之後,再也不願意拿出來看,看了真的只想嘆氣。

當然,婚紗照不只我不滿意,太太同樣不是太喜歡,拍的太過老氣、古板。或許是我們在2001年結婚,再加上預算不多,所以婚紗照能選的、能挑的不多,尤其那個年代的攝影,不像現在可以透過數位後製與高端設備,拍出一些令人驚艷的作品,還能透過軟體的編修來營造出個性十足的氣氛。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婚紗照就消失在我跟太太的生活之中,我們很快的把這件事情忘記。

朋友打趣的玩笑話,也放心裡面好多年。其實,我還蠻好奇自己如果這輩子有機會的話,穿上禮服或婚紗拍照,會是個什麼樣子。一個永遠不覺得會實現的念頭,在2018年的4月開始萌芽。

我跟夥伴討論要提供給服飾、流行、時尚客戶的案子,並且思索著該如何說服他們合作,還有更進一步的多些不同類型Show Case,包含了廠商置入的照片、影片與媒體報導。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我翻了翻VOGUE雜誌,然後開口跟夥伴說:「不要被動了,與其等待不如主動出擊,那就拍出這雜誌裡的照片風格吧!要就我們自己策劃、開發與協調,原地討論再多次,也不會因此有進展,總而言之,前進就是了。」

一句話,本以為夥伴們會覺得這想法太過詭異或是不適當,但沒想到卻得到這樣的回應:「太好了,那我們就來做吧!反正我們需要更多的案例,一起來想看看怎麼將這個不可能的案子,找到實際可行的方法吧!」我笑笑的看著她,然後再看看VOGUE雜誌,心裡面浮現:「我真的能拍出這般時尚、充滿視覺張力的照片嗎?會不會剛剛提的想法或企劃太過大膽?不過既然都說出口了,只好做出成果吧!」我們隨即討論起要怎麼拍攝,以及服裝怎麼選擇。

討論了很多面向,後來業務突然提到:「紀香,你要不要拍拍看看婚紗呢?我們有跟藏愛婚紗往來,找他們聊聊如何?」藏愛婚紗嗎?在我的世界裡,這是個老字號的高端婚紗公司,結婚時他們的金額離我們年輕人太遠,但卻曾看過他們的作品非常優秀,可是結婚之後就再也沒有碰過這類資訊,因此對藏愛婚紗是有點陌生。雖然沒有拒絕業務的提議,可也不大確定這是否為我想要的方向。

有一次,在臉書上看到朋友Josephine的婚紗照,我被她的照片風格給震撼到。第一次花很長的時間,仔細端倪著別人的婚紗照,看看那個極為強烈的個人風格,還有突出的照片氛圍,著實吸引到我了。我趕緊跟夥伴說:「這就是我們要的風格,要就找他們!想要實現像是雜誌那般強烈又有個性的照片,我們需要攝影師的獨到眼光,還有那精心設計過的構圖與場景!有這些搭配,才能呈現我們想要的質感。」於是,業務同仁直接與MAGMA攝影公司洽談。

心中的不安,還是存在著,我跟夥伴說:「身為跨性別的我,不知道藏愛婚紗會怎麼看,再者是MAGMA的攝影師們,會不會拍我不自在等,這些問題還得克服。而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將這變成我們的案例,變成我們替雙方帶來效益的合作案,還得去說服他們,甚至讓他們理解我本身的狀況。」夥伴說:「別擔心啦!我對你有信心,我們一起克服難關,想辦法推動這個案子,別人怎麼說怎麼想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決定要做了,那就一起做出亮眼的成績吧!」

本以為這是個沒可能實現的企劃與想法,沒想到跟藏愛婚紗討論之後,他們竟然一口氣答應,為此還特別來上過我的課程,了解我的個人風格。除此之外,MAGMA攝影師們,聽到之後,沒有考慮太久,二話不說就答應,雖然在之前並不認識我,可是在看過我的一些文章與報導之後,他們覺得這是一件值得嘗試的事情,應該可以做出很棒的作品才對。於是整個案子就這麼啟動,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在多方協調之後,變成落地即將實現的計畫。

萬萬沒有想到,原以為沒可能實現的夢想,竟實現了。

我試過一件又一件的禮服與婚紗,藏愛婚紗的專業著實讓人放心。在此提及的專業不是客套話,而是因為我身份相對特別,我總覺得會因為性別關係,帶給別人困擾,尤其是穿上那些許多新娘夢寐以求的婚紗,感覺真的難以言喻。有一種靈魂跟軀體抽離的感覺,誰能想像我正在當年結婚高攀不起的藏愛婚紗裡,試穿著各式各樣的高級設計禮服,而且還有專人從旁協助,他們並不因身體接觸感到尷尬,反倒我擔心對方不舒服,頻頻示意,希望可以降低她們的不適感,但她們的專業表現,從頭到尾只有親切與貼心。

身為一位跨性別,說沒有遇過任何歧視,是騙人的。但我很高興在至今的人生裡,很多人給予我尊重、看重,讓我在很多場合、機會,碰到不同的人、事、物,都有著超乎想像的感受。那些感受是美好的、是美麗的、是美妙的,尤其人們對性別平等的意識,有著越來越高的認知時,以前曾被人們對待過的一些不好,也稍微平復、淡忘一些。先不論到底跨性別該怎麼去看待,能獲得人們願意對等互動時,我已經心存無數感謝,再多的不敢要求。

2018年8月7日,我們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本以為只是我個人大膽無聊的想像,經四個多月的協調與討論之後,一個又一個難關克服,一個又一個麻煩給解決。

別人不想給我們的,那就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
別人說你做不到的,那就做給自己看親身證明;
別人認為你不行的,那就排開重重難關去跨越;

讓別人知道做比說要來得更實際,想要的,那就別等待,只有靠著把想法變方法,再把方法變做法,所有心中期盼的可能,才會得以實現成真。此次,甚至間接完成我的夢想,一個本以為永遠不會實現的夢想。

這份精彩與包含人生的感動,與你分享,希望能讓你有些收穫。

發表迴響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