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連續加班好幾個夜晚,每天都熬到晚上十二點左右才離開公司,對這份工作有越來越多疑惑,更不知道該不該再繼續做下去。本來的熱情逐漸被澆熄,剩下只有滿佈內心的無奈,還有質疑著自己的人生,彷彿自己成了行屍走肉,來到公司上班的產線與工具。而壓倒我的最後跟一根稻草,是一次連續加班熬夜三天沒回家過後,隔天主管又再次將專案丟給我,壓在我身上令我無法喘息,只得在生活與工作之中,做出選擇,為自己的人生,找出一條活路。

我特別找了老闆談,想要跟他提離職,對於工作的沈重負擔與壓力,實在無法再繼續下去。我跑去敲了敲老闆的辦公室,才開口說出:「老闆,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我有事想跟你聊聊…。」話還沒有說完,老闆突然打斷我說:「做不下去,不想做了是不是?」我苦笑著,説:「哈哈…有這麼明顯嗎?」老闆說:「做老闆的最熟悉,最常碰到的是平常鮮少主動往來同仁,特意來敲門,不外乎談離職,或少數會談加薪,可是後者很少,多數是前者。」

老闆說:「先緩一緩鬆口氣,人生沒有過不去的事,端看你如何去看事。」

我說:「所以,老闆你知道我的意思,大概就是像你所說的,我想提出離職,希望你可以理解。」老闆聽了後,摸摸下巴,他說:「我先不主動回應你的離職請求,但是我換個角度,跟你分享一些事情,好嗎?先聽聽我的故事如何?」我點點頭。老闆他嘆了口氣,說道:「我是一位工作狂,熱愛我的工作,工作等於是我生活全部,也因此我全力投入工作之中,幾乎有時間就留在公司裡,連下班也不想回家,只想要把工作做完,甚至做好。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把所有工作全攬在身上,熬夜加班成為常態。」

好奇的我反問老闆:「這是什麼樣的生活?」老闆笑笑回我:「魔鬼般的生活!」我尷尬笑著回他,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反應。老闆再說:「我一直以為,做得比別人多、比別人快、比別人好,我有亮麗的表現,在職場上必然會獲得肯定。事實是,我真的得到主管、總經理,甚至是董事長的認同,他們給了我很高的評價,更給了我好職位、好薪資、好福利,讓我比起同屆、同年紀的朋友、同事們,都要來得意氣風發,脫穎出眾。那個時候,我總覺得自己能夠主宰人生,贏得那些人們羨慕的成就,是一件非常非常棒的事情!」

聽到老闆那麼說,我總感覺他好像沒有緩解我心中的情緒,反倒給了我壓力,似乎拿他這工作狂做榜樣,有點不大對勁。他看著我那莫名的表情跟眼神,他歪著嘴笑,說出:「故事還沒有說完!我沒有要鼓勵你跟我一樣的意思!」我抓抓頭、摸摸臉,繼續聽他說:「我發現只要付出,願意比別人奉獻更多的時間與心力,能換到超乎想像的回報之後,我主動要求承接更多專案,處理更多事情,扛下更多部門的責任。當然囉,這麼做也為我在公司奠定堅實不可動搖的地位,董事長特例拉拔我作為總經理,原先的總經理則轉作營運長,感覺我已經在往人生勝利組邁進,這般高度令我更確定,敢衝敢搶敢做,好事就會發生在我身上,沒有不戰不拼不幹的理由,我又將自己逼到極限。」

「極限?什麼意思?」我問。老闆說:「都當總經理了,野心只會越來越大,我有了經營與管理主導權之後,主動去要求開發海外市場,開發國外的客戶,試圖為自己辛苦得來的成果,添上更漂亮的戰功。」因為聽老闆說著這般近似瘋狂的工作態度,心裡只有無盡的佩服,可卻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此時,他口氣變得低沈又充滿感概,老闆心有所感的提到:「結果,出國前一週,公司要求我要健康檢查,請我再出國去,先好好給身體來個大檢查,進場大保養一番,出國才能全力去衝刺。」「怎麼了?有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好奇問。

老闆說:「檢查結果出爐,身上長了腫瘤,我得了癌症。」

頓時,我眼睛瞪大,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是好,想說些什麼,可是這消息來得太驚人,但也解釋了為何老闆看起來身形偏瘦,又皮膚蠟黃,感覺不像是他這年紀該有的樣子。他說:「這就好像你在跑道上,全力衝刺,已經贏過所有人,看到終點就在前面,差那麼一步即將抵達終點奪冠,可卻意外發生,跌倒了、受傷了,轉倒在終點前面,原本的那一小步,那一瞬間,變成永遠都跨不過去的一大步,而這番宣告,為我往後的人生宣判死刑,也告訴我曾追求或擁有的一切,轉眼變成雲煙,化為灰燼。」

我直接問老闆,問他:「那你後來怎麼了?現在癌症有治療康復了嗎?」老闆閉著眼睛癟著嘴,他已格外沈重的口氣講:「癌症至今還是得定期回醫院去檢查,在當初治療癌症的那三年時間,我放下了所有的一切,躺在病床上,接受各種治療,痛苦不堪,好像所有一切曾有過的美好,都變成惡夢回來懲罰著我。」我不解,問到:「為什麼?怎麼會這麼說。」「我躺在床上,心裏非常難過,計較著那些曾有過的輝煌戰績、戰果,以及那即將一飛沖天的人生,我最痛苦的不只是生理上治療來的疼痛,而是犧牲所有一切之後,從工作中得到的回報,全部煙消雲散,換來的只有一次、兩次同事們來醫院關心我。」

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反應老闆所說的話,話題轉變得太快、太沈重,一股看不見得低氣壓籠罩著我們的談話。他說:「起先,我真的無法接受,還想要重回工作崗位,跟醫生討論著邊工作邊治療,但是醫生強烈建議我別這麼做。我還是放不下,又再次回到工作之中,直到一場會議開到一半,我失去意識昏倒後,這才意會到身體無法負擔,精神更是徹底被擊潰。我不再相信人生,更是怨恨老天爺那天妒英才的惡質作為。抱怨整個世界都與我作對,以及消不完、發不盡的憤怒,全向周邊的家人、朋友宣洩,我恨每一位健康的人,恨每一個看我跌落下來竊竊自喜的人們。」

「憤世嫉俗成了我當時人生唯一的寫照,更甚者可以說是我整個人生縮影。」

老闆這麼一說,我又更不了解,我問他:「你的成績與成果,不容質疑,為何最後這結果,會成為代表你人生的全部?」老闆還是笑笑的說:「因為,當我拋棄一切,自顧自的做著想做的事,忽略也排斥所有其他事物時,我的人生就只剩下工作。可工作最後帶給我的卻是接近毀滅性的結果,導致我崩潰、失常,搞不清楚那二十在的人生意義,那種由心底而生的迷惘、迷失、迷茫,填滿心中、腦海裡每個角落,我從一個正向樂觀的人,變成極度悲觀又鑽牛角尖,走不出自己的世界,看不慣身邊的人,而我給自己的唯一答案就是自作自受。」

開始有些懂了,但沒能說上幾句,只有默默聽著老闆說。他説:「住院治療的那段時間,我不停思考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自己又怎麼了,手上擁有的名車、豪宅、名錶與積蓄,又代表何種意義?人生突如其來的轉折,是考驗還是折磨?」我一下子插嘴問:「所以是考驗還是折磨?」老闆說:「是考驗也是折磨,折磨是來自於我以前從工作上對身體的折磨;折磨是我現在生病後精神給予心智的折磨。考驗則是我有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看待處理這一切;考驗是我能不能轉念將現在所有正在折磨我的一切,妥善並且適度的去應付並克服。」

「有答案了嗎?」我好奇問。老闆語重心長的說:「小伙子,人生再重要的事情,都比不過你看待自己來要得重要,而看待自己最關鍵的唯一要素,那就是你怎麼用心態與心智去管理與應對那些生活中、工作中的所有大小事。沒有一件事情非你不可,也沒有任何一個偉大的成就或事業,需要你付出生命。還有,最重要的事情是,我要跟你溝通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你一定要聽進去,並且消化過且用腦好好去想過,你才會想通的事實。」我不解,問了老闆:「是什麼呢?」

他說:「沒有人可以強迫你做任何事,你可以選擇不做,你可以選擇忽略,當然你得付出某些代價,可是這絕對比起當你硬著頭皮接下來後,把自己搞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要來得好,適時的拒絕,別人不會認為你難搞或刻意不想做事。懂得推開一些事情,不代表著你不合群或是違背公司的需求。常言道不做的最大,你的表現有目共睹,但你缺少的是面對與處置事情的智慧及反應,尤其你跟我當初很像,極為想在工作中尋求表現獲得認同,所以每件事情都會接下來做,可是卻忽略了,有時候…。」老闆又在賣關子,我趕緊問:「有時候…?然後呢?」

「知道自己不該或不用做什麼,比要求自己去做什麼要更為重要。」

人生,輕鬆一點,沒有過不去的坎,只有自己不願過去的坎。到底要不要為自己人生,找到一條可以取得平衡的道路,全來自於對人、對事、對物的智慧與經驗累積。沒有非你不可才能做的事情,更沒有因為你做了之後事情才會變得更好或更了不起。但是,在你扮演主角的自我人生故事裡,只有你一個人要演完整場戲,如果在這場戲中,缺少了你,那也不用再繼續下去。也因此,你的人生你主宰,你的未來你駕馭。別以為全力投入工作獲得亮眼的成就是全部,真正的全部是「你還在,你存在,而且你繼續。」

物極必反,過與不及都不好。懂得適時放鬆自己,認清自己,懂得「其實我沒有那麼好、沒有那麼優秀,也沒有不好」的態度,才是愜意、快意過人生的哲學,而且在這段旅程中,不是只有工作才能成就一個人的了不起或偉大,有時候把家庭顧好、小孩養好、朋友與同事和好、先生或老婆去愛好,那也是種無可被取代,在對方心中你一直都在,你持續都還在的重要價值及意義。

發表迴響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