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名氣的公司與個人,難以被短時間取信

過去,我曾在中小企業工作很長一段時間,因為任職的公司沒有名氣,再加上公司不大,所以常常談合作的時候會被客戶打槍。或許,很多人都跟我有同樣的問題,而這問題到創業時變得更加嚴峻、麻煩。

創業時,公司小很缺乏各種不同的資源,但因為公司處在新創階段,多數企業不願意合作,導致本來資金、資源不足想尋求外援拓展商業觸角,卻礙於公司尚未繳出漂亮成績單而被拒於千里之外。另一個理由是當我從專業經理人職務退下來後,高不成低不就,職場上找不到我的位置,想做稍微低階的工作,又面臨小廟請不起大佛的窘境。

經歷過幾次類似上述的事件後,不由得去思考:「如果要靠自己生存下來,想靠自己的力量獲取人們認同,會不會比起同樣為公司而做,要來得更容易累積一些成果、實績出來?」這個念頭,停頓在腦海裡很長一段時間。

可能是因為性別外觀的緣故,我到了間新公司報到,常會聽到主管這麼說:「你的外表與特色,看起來還蠻能吸引人目光,也許你能扮演公司的對外發言人角色,找你去做話題性很夠。」聽起來像是玩笑話,倒也真的在我心中留下一些東西,可能正是因為有點特色,沒讓我在此事上斷了念頭。

 

因為碰壁撞牆之後不甘願,被迫需要做出改變

2011年結束工作時,恰巧遇到前面提到高不成低不就的問題。雖然已經累積十多年工作經驗,從副理、經理,一直升遷到總監,然後是營運長候補,在這些職位之中,均累積了多年且厚實的經歷與專業。

但在離開工作崗位的那一刻起,不論過去戰績多輝煌,做過多少了不起的事情,到別人企業面試,很多事情均得重新談起。尤其,在對方心中,我雖有專業基礎支持,還有十多年工作經驗支撐,可是談起職銜與薪資,總是很難取得我心中想要的結果。更甚者,有些企業給了個軟釘子吃,要我有自知之明,理解性別與職場的現實。

我不得不面臨一段低潮期,來自外界的各種否定,一方面源自於自己不肯退讓的薪資期望,另一方面則是我相信專業有價,為何多年累積的專業在對方眼中不值一提,哪怕是曾做過大型系統、拿下過大型案件,為公司帶來可觀營收,可都無法在面試官眼中具有任何價值。我,失業了,收入頓時歸零,生活進入困頓狀態,我不得不思考怎麼自救。

長年在企業中效力的我,未曾想過會變成這副德性,創業過的我,又難以想像怎麼會落入這番田地。原來,不論過去曾有過何種輝煌戰績,對不在乎的人們而言,等同於不存在。想要跨出去,只有活在當下並想像未來的可能,才有辦法不被現在的框架、限制給拘束住。

認識到企業現實以及自我挑戰的垂頭喪氣,再不跨出去,或許真得淪落到做些不是很想做的工作。當時,我找了幾位前輩,試著想他們討教,而我所獲得的回應全都是:「紀香,從過去到現在,你很擅長經營社群,懂得在社群中運用內容獲得人們對你的支持,為何不再繼續做這些事情?也許可以從中做出一些成果、名堂,替你的未來添上一些過去未曾看過的東西。」

當人生走到退無可退時,每個嘗試都會是最好的嘗試。我接受了這類觀點,開始思考怎麼去經營社群,又應該怎麼樣在社群之中建立我的商業模式。

 

試著朝向個人品牌之路發展,從死胡同中找新活路

先,我並沒有特別去思考要經營「個人品牌」。在這,額外帶個我人生稍微有點抽象又有點玄的觀點:「有時越是刻意要做的事情,越會做不好。反而常常在做的事情,不經意之間回頭一看,原本沒刻意想做的事情,做到了。」舉個例子來支持這個論點,比方說當我刻意想要業務做好市場開發的工作,缺業績就逼著業務們去衝業績,結果卻往往會帶來反效果。

因為,當人們被逼著做時,會失去彈性、節奏與該有的步伐,導致一步接著一步踩錯,甚至想要填補眼前當下的業績,做了些不合乎常態的事情,像是先跟客戶簽約但不履行,等到業務檢討會報後再跟客戶講好解約,這樣業績可以交差,可公司卻拿到一張空包彈的訂單。

因此「無心插柳,柳成蔭」比較像是我經營「個人品牌」的真實歷程。從我個人的長年觀察,越強調自己的個人品牌有多好,越容易做出過度包裝,然後自我膨脹,令接受資訊的人感到浮誇、不真實,有刻意在自己造神的現象。這種個人品牌,無法長久,反倒會帶來反效果,引起更多不好的負面評價。

畢竟,當人們拿起放大鏡要檢視的時候,能不能經的起考驗,很多膨風出來的言論,將會在社群之中一一被拆穿、拆解,越是故弄玄虛的做法,就越容易在社群裡面被人們大量討論。

 

獲利與賺錢,永遠是驅策個人跨越障礙的最佳理由及動機

回到經營個人品牌上。具體而言,怎麼會走上這條路,前面的故事已經有帶到。至於怎麼會想走?理由很簡單,不外乎就是:「想要賺錢,期望人們可以因為認識我,給我更多機會站上舞台,讓我可以在對外授課時,多一些企業的認同。」這句話說來容易,但對當時還是一位默默無名的菜鳥講師而言,卻是最重要不過的事情。

我在2012年成為講師,前半年在幾乎沒有收入的狀況下,非常困頓的渡過那段時間,那時最常被人拒絕的理由是:「你是誰?我沒有聽過,你有相關經驗嗎?沒有?那我為何要找你來講課?你擅長在哪個領域?行銷?但是我沒有聽過行銷圈有你的名號,所以我們公司無法跟你合作,還請見諒。」

打擊接踵而來,原來想要靠自己在授課領域的專長來賺錢,沒有累積足夠的社會聲量與實力是完全沒有辦法。既然,別人覺得我缺,那我補上就是了。我開始撰寫文章,產出大量的內容,透過臉書、部落格等社交媒體、平台,大量談論各種我過去在職場上的專業與觀點,進而吸引到一些人的注意。

這些人,有的是不知名的網友,有的則是赫赫有名意見領袖。當人們開始注意的時候,舞台從中而生,懂得站在舞台上不停的表演,直到人們為此贊同鼓掌,這是當時刺激我持續向前的動機與動力。

一天之內,我在臉書會發布三十到四十則貼文,加入我成為好友的人,幾乎會被滿滿的貼文給洗版。但是,我不是無聊亂貼一些搞笑、時事的話題,而是針對專業性的內容,還有個人思考過後的評價、評論,寫下至貼文之中。

我算是最早期在臉書發長文的人,將臉書以部落格方式的經營,在2012年可說是少數。會選擇用臉書的原因是擴散效果好,而且很容易聚眾,只要內容寫得稍微中肯、有料,就會有人願意分享。寫越多,獲得分享的次數與頻率也越高,相對影響力跟覆蓋範圍就越廣,人們看到我的機會就變多、變大。

 

做了,所以被看到了,因此開始轉變了

開始有媒體來轉載我的文章,因為不需要付錢給我的每篇文章,都能為他們導入流量,而我又無償的喜歡在臉書之中,撰寫產製大量內容,媒體能夠獲得免費的文章授權,為自己媒體間接帶路流量也沒有不好。

因此,彼此的關係成為互相共存、共生的關係,媒體不僅喜愛引用我的文章,開始會針對我的想法、看法寫成報導,更進一步的來採訪我,詢問各類不同的觀點。我從一個默默無名的網友,逐漸變成一小群人裡面,稍微有名氣又有一些媒體願意支持的「網紅」。這過程,我並未想過會走到如此局面,可卻真實替我打開授課與演講之路。

《織田紀香》四個字,突然有了意義。

 

個人品牌,走出只有自己才懂的路

漸有些公開活動會邀請我去,然後媒體喜歡詢問我相關的看法與觀點,而企業也發現我在授課與演講這方面陸續累積出一些成果,所以原本乏人問津的行銷課程,在我前進不停產製內容的過程中,成了行銷自己課程的最好方式。

企業陸續上門詢問課程、顧問等服務,而本來一個月不到一次的授課,變成一個月三到四次。合作的單位,從一個擴展到六個,原先還在煩惱怎麼找地方開課,為此還做過好多推廣教育中心的陌生開發,全被拒在門外的那段過程歷歷在目,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經營與累積,只要我想開的課,價格在辦課單位能接受的範圍裡,大多都有機會開得成。

我這才發現,個人品牌的存在,能深深留在不同人的心中,即使這個人不曾接觸過,也沒有在任何的世界有過交集,可是不知道在什麼樣的情境與狀態下,他或許會意外讀到我的內容、接觸到我曾寫過的文章,然後好奇搜尋一下我是個什麼樣的人,《織田紀香》這品牌就這麼進入他的心中,成為對方在看待這類文章、這些資訊時的某種意見領袖、象徵人物,或是現在我們所說的網紅。

看似當下,我們沒以關聯,也沒有交集,可是在未來的某一天,好比像我現在最常聽到:「紀香,我其實認識你很久,只是都從文章中見到你,但從未想過會有一天碰到你本人,並且與你交談,如果可以的話,願意到我們企業來分享嗎?」

無心插柳,柳成蔭。指的正是我沒刻意經營個人品牌,只想分享過去專業與經驗,卻意外的在別人心中留下一些有意義、有價值的東西。

 

一夕之間的爆紅,全來自於長時間持續的累積

2012年的八月,一位業界知名也很資深的前輩這樣跟我說:「紀香!你在這之前是做什麼的?過去從未聽過你這號人物,你就像平地一聲雷,蹦的一聲出現在大家面前,怎麼辦到的?瞬間爆紅的原因是什麼?太難想像了,一下子從無到有,大家都在討論你、談論你,你成為我身邊朋友們的共通話題。」他的反應是第一個我接觸過相對較大,可他的反應也實在表現出人們對我的看法。

以前沒有人理會我是誰,我想要去談任何的合作,因為沒有名氣、沒有任何能證明我的實績,常被拒於門外。可現在,當我介紹自己是《織田紀香》時,人們多少會禮讓我一些,甚至主動提起各種合作,這些也呼應了過去自己曾在小公司時的心境轉折。

為何要經營個人品牌?到此,或許不言可喻。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經營個人品牌?我的答案是:「可以,每個人都有機會經營個人品牌」,只不過在走上這條路之前,是不是能夠專注、聚焦在內容溝通上,而且在個人品牌鑑別度與影響力尚未出現之前,很多想像中的變現模式,都需要經過時間的歷練,這過程有多長我沒辦法保證,可是想要經營出一個別人聽了、看了、談了就了解的響亮品牌,絕對得花費許多時間與心力,這才有可能為了日後帶出、轉出更多變現的機會。

發表迴響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