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夜的前一天,跟過去每個平安無奇的聖誕夜,看似差不多的夜晚,那一天卻成了我人生最驚嚇與惶恐的一天。

一早進公司,安排兩場會議,剛到辦公位置尚未坐熱,如火如荼展開各項工作與任務的討論、檢視。經歷一上午折磨,還來不及休息,立刻又是接連三場面試,從技術研發、行銷企劃、業務銷售都有,馬不停蹄的行程,直到晚上六點半才稍微有點喘息空間。早餐沒吃、中餐沒吃,連廁所都沒有去上,身體已經默默在抗議,明顯感到疲乏精神無法集中。此時,我還在與一位資深技術人員洽談未來合作的可能,正試圖說服他,同時想著該如何將他引薦給其他重要的同仁與夥伴,讓大家知道即將有一位實力堅強的同伴加入。

時間稍微往前回顧。白天請同事協調兩間公司的合作細節,或許彼此之間認知不同,因此在信件往來中,同事回覆信件口氣令對方不悅,同時將此資訊帶著情緒化口吻,轉達給主要承辦主管。時間快轉至下午,毫無預警狀況下,意外接到承辦主管一通電話:「紀香,如對方合作態度不佳,寧可不要跟對方合作!跟對方說不做了!讓對方知道我們不是省油的燈。」電話那頭聲音相當氣憤,頓時聽他那麼一說,一下子不知該如何是好。承辦主管本身脾氣很不好,他做事相當重感覺,要稍有不符他意思的結果,他的脾氣絕對令旁人難以招架。

事情頓時鬧很大,我立刻聯絡合作的對象,向他們解釋承辦主管態度,對方回:「你們當這兒戲嗎?說不做就不做?合作過程中,難免有摩擦或想法不同之處,這都得耗費心思去解決。幾個月來,我們不正想辦法從雙方差異處,找出彼此能接受的共同點嗎?重點是經無數場會議,寫了好幾份簽呈,排除萬難之後,總算向高層呈報通過。現在因為你們覺得態度不佳,片面要解除合作關係嗎?確定這是你們要的?後果想清楚,真要做到底,你們肯定會吃虧!」對方立場表達得明白、堅定。其實該合作案對我們而言,也相當重視,而且這是一樁重要指標性合作項目,能有對方支持,在後續商業模式推動下必然有著強大助力。

接下來,我從原本還在跟資深技術人員交談的場景,變成緊急進入危機作戰狀態模式。晚上六點開始,積極與合作方洽談,同時向承辦主管解釋清楚,期望能令兩者之間取得交集。一個晚上,經歷數場小會議、數十通電話、數十封信件往來,你來我往,沒有一方願意讓步。合作方決定如我方提議,討論終結此合作案的後續作法,更進一步計算過程中所帶來的額外損失,試圖要我方賠償。承辦主管又因對方表現出不做的態度,火氣更大,鬧著脾氣要我們別再繼續,並指出尋求另一方合作的可能。這樁合作案,已經執行八個月,過程中來來回回,耗費龐大的資源與人力,同時各項為此合作案所衍伸的事項,全部喊停,眼前一切都即將化為泡影。

本來身體已經因工作壓力過大,免疫力降低,皮膚發炎等問題困擾著。除此之外熬夜失眠精神不濟,腸胃時常狀態不佳,各種毛病、麻煩沒少過,感冒更是稀鬆平常。想也沒想到,在聖誕夜的午夜十二點過後,歷經爆炸性六小時衝突,身體正式表達嚴正抗議,當我上廁所時,噴出一道深黑色尿液。一道又黑又濃的血尿,帶著強烈灼燒的疼痛感,止也止不住的持續流出。我被眼前狀況給嚇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然後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的世界像是360度被翻轉,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尿出來的血沒有停過,我這才發現可能比起血尿要來得更嚴重,於是二話不說呼叫救護車,趕緊衝到醫院急救。

抵達醫院,經一系列檢查,醫生緊急進行手術治療,將原本血流不停的狀況止住。醫生看我稍微清醒能講話後,對我說:「你運氣很好,真的非常好。」我昏沈沈的無法理解醫生意思,還是問了問:「為何我運氣很好?」醫生說:「你的血壓到達190左右,正常來講血壓飆到這麼高,會帶來很多嚴重問題,其中最可怕又危險的是急性腦中風。你知道嗎?可能老天爺有眷顧你喔,因為一般來說血壓大幅飆高,很容易因較微弱血管承受不住破掉,而腦袋那邊血管很多,有的人破在那邊就中風了,嚴重點甚至死亡。」我聽醫生這麼說,頓時不知該作何反應是好,無力癱軟躺在病床上。

「怎麼會這樣?為何會尿出那麼多血?」我問了問醫生。醫生說:「尿道那邊血管非常脆弱,或許是血壓飆高造成你上廁所時,壓力過大血管破掉,導致大量血液跟著尿液一起排出。你就想像身體是一間布滿管道的大樓,要是水壓突然大幅增高,造成較細管道撐不住破裂,就會從那邊開始漏水。」我詢問醫生後續可能狀況,醫生強調要多休息,將身體調整穩定,調節好身體狀況。短期先靠藥物治療,觀察一陣子,定期回診,看看血壓飆高問題有無改善。順利的話,或許幾個月後會好轉,要是不順利,得繼續長期追蹤治療,直到改善為止。在這之前,所有會令自己壓力過大、精神緊張、情緒不穩的事物,盡量遠離,不然可能會再遇到同樣的問題,再次發生時,誰都不希望又要碰運氣跟死神賭一回。

事發突然,醫生囑咐必須休息數天。這段時間,接到許多朋友與長輩的電話關心,當然先前已發生衝突尚待解決的合作案,依舊沒有下文,雙方僵持在原點,而唯一能處理的人正躺在病床上。一位以前很照顧我的董事長,得知我身體出狀況時,特別跑來關心我,了解我的病情,替我打氣。董事長親切說:「拿命去拼不是玩笑話喔,不要真的拿命拼。世界上再重要的事,都比不過把身體顧好這件事重要。身體沒顧好,所有你搏拼的一切,將沒有太大意義,因為接下來伴隨你的只有醫院、醫生、護士,還有被弄垮的身體而必須來照顧你的家人。」聽著董事長的話,眼匡泛紅相當激動。可能是積壓已久的情緒壓力,得以釋放,我像是個孩童般的放聲痛哭,在床上激動到無法言語。

董事長看我崩潰痛哭的模樣,感性說:「今年,我身邊已經走了兩位朋友。他們罹患癌症,走時很痛苦。可誰能想像,年輕時的意氣風發,在發病當下卻像你這般,哭倒的彷彿是個淚人兒,那些曾有過的氣勢全沒了,只剩下因病痛而發的哀嚎,那聲音聽起來錐心刺骨。身為旁人的我,什麼也沒能做,只能緊緊握住他的手,跟他說要堅強,其他多的一句話講也講不出口。我好希望每一句話都能為他承擔一些痛,可事實卻是所有病痛,只有他一個人知道,看在旁人眼裡,有多熬難以想像。」情緒激動的我,依然淚流不止,董事長說:「人生拼事業再合理不過,但沒有任何一份事業,值得用健康去賭。」他說出這句話時,我心裡像是被錘子狠狠敲了一下。

董事長笑笑陪著我,切水果給我吃,親切看著我,關心我還需不需要什麼協助。情緒稍微平復之後,我向董事長詢問:「該怎麼平衡生活與事業?尤其有許多事情瞬間排山倒海而來時,能怎麼應付?又該如何處置?特別是自己正在追求某個目標,有個重要事業在手上,需要由我來負責大部分的事情,必然會承受極大的壓力與負擔,真有辦法兩全其美嗎?」董事長放下手上的水果,他稍微嚴肅告訴我:「身為一位專業經理人,入門第一課就是把身體照顧好。一個連身體都照顧不好的人,遑論照顧一整間公司的人。公司不是只有公事才算,你身體的私事同樣是公事。能理解我的意思嗎?」他一席話,我似乎懂了。

董事長說:「雖然你肩負重任,向股東、向同事、向客戶、向夥伴負責,可最重要得負責的對象是你的家人,還有你自己。看看你這次身體垮了,運氣好一點只需休息一陣子就可恢復,運氣不好呢?你有想過運氣不好的最差狀況,也許你再也無法醒來,甚至成為家人最大的累贅,所有你想要的、追求的,不也成為泡影了嗎?幾者之間,孰重孰輕,難道不能分辨嗎?」聽了董事長一番話,我閉而不語,他講的很有道理,我也一直很清楚這事情的重要性。董事長看我面有所思,繼續分享他的看法:「人生應該是在一番作為之後,享受收穫的成果。而非拿生命、健康去賭、去拼、去衝事業。很多人搞不清楚其重要性,最後全部枉然。」

我好奇問董事長,問說:「董事長是怎麼調節、調適這一切呢?你怎麼做到的?」董事長回我:「首先管理好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的情緒保持在不輕易被任何事情影響或動搖的狀態之中。如果你情緒常被外界影響,勢必會造成你將注意力、專注力放在讓你煩悶的事情上,而一件如果短時間無法解決的問題,你的心跟著懸在那,一點意義都沒有。倒不如先讓自己放開、放鬆、放掉,令自己處在一個隨時可以歸零,回歸原點的狀態之中,這才得以每次用相對穩定方式來解決問題,不要一直將自己限縮框在那誰也幫不了你的窘境中。還有,千萬別忘了吃要正常、運動要做,早點睡覺。」這些話,好像身邊常有人講,可沒有一次真正落實。

董事長再三強調:「此次身體修養好之後,你真得將運動計畫安排到自己的行事曆裡,甚至請同事主動要求你,時間一到就去運動,將體力練回來,先從慢跑開始做吧,有做就會看到改變。另外,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很重要,三餐不一定要吃多,可是時間到了就多少吃一些,吃點營養的,身體還是有其規律,你要是忽略的話,問題跟麻煩肯定還會再上門,我向你推薦,可以多吃吃《鯖粹鯖魚精》,富含牛磺酸、必需氨基酸、蛋白質與鉀,能為你的身體多補充能量,令你身體可以更加健康。像是你常有消化道的問題,或是體力不佳,飲用《鯖魚精》能幫助你入眠,維持思緒清晰與精神旺盛,專注力夠,處理事情起來也會更有效率。」

「更重要的是,《鯖粹鯖魚精》不含焦糖色素,精選台灣南方澳在地野生鯖魚,經過《元培科技醫事科技大學》人體實驗證實《鯖粹鯖魚精》含多種功能性胜肽、氨基酸,營養豐富多元,適度飲用可以用來調整體質,調節生理機能,還能維持青春美麗的好氣色。此《鯖魚精》由台糖最嚴謹一貫化專業獨特低溫冷粹技術生產,製成人體好吸收之微小分子,輕鬆滿足人體所需的各種營養。」董事長叮嚀囑咐我,希望我要能藉由此次經驗,好好記取教訓,想要調整好身體,先從飲食改變下手,把吃入口的東西顧好,身體才有機會跟著變好。

最後,他再三強調:「沒有任何一份工作或是事業,值得賠上健康去賭,沒有,絕對沒有。」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