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醜罵到大

從小老媽就很愛說:「比起那個誰誰誰,你長得又瘦又小的,一點都不帥不好看,乾癟樣子好醜。」在老媽從未給過信心並持續打擊之下,對外表沒有信心,已經是標準配備,老早就不對自己有什麼期望、冀望。

學生時期,其實也沒有獲得太多正面認同,尤其選擇性別與人迥異的我,常被同學批評謾罵。即使無關性別,樣貌上的歪牙、歪嘴,也未曾聽過什麼好聽的,再加上老媽對我的打扮不想再花任何心思,我也就一路醜過來。

有時,必須跌落至深淵,才懂得擁有時的珍貴。

我自以為是的認定,被排擠除了性別之外,另一個最大理由就是長得不像樣。這類強大的自卑心作祟,也早種下了未來想要動大刀改變自己的念頭。或許是一股想要逃脫出身體性別的禁錮,長期對外表的不認同不接受,我不大喜歡與人交流,更害怕接近任何人。

有人或許會認為:「醜就醜又怎麼樣?醜不代表不能做人啊?」是的,這種說法沒錯,可是我剛好又因性別選擇的關係,常常外表被歧視的同時,外在性別差異更容易被人放大檢視,加強整體負面印象,進而對我做出更為激烈、過分的舉止與行為,謾罵事小,動手毆打群毆等,全都遇過。

反正不被人看好,恰巧也能躲在不想被人看到的角落,靜靜等待可以站起來的時機。我對自身的好奇,促使我主動去研究心理學、行為學、社會學等,在專科五年的時間,讀了些奇奇怪怪的書,試著理解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又是一個什麼狀況,想去解讀心理醫生無法給予的答案,但大部分是看不懂的理論跟解釋,阻塞著尚未開竅的腦袋。

被罵久,不想習慣也習慣了。

習慣被家人、朋友嫌棄外表,或是因為性別遭人霸凌、欺負,感受不再像第一次碰到時如此強烈,隨著一次接著一次碰撞、撕裂、拉扯,逐漸熟悉、摸索出一套人們看待、對待我的模式,自己也因為這樣,懂得找到一條可以避開,並且能與他人相處的一套方法,日子有點不同,生活似乎有些可能性正在發生著。

然後,為了歪牙、歪嘴帶來的各種不適、疼痛,克服心中的恐懼,我大膽進行了手術。從原本第一次害怕,到第二次緊張,再到第三次稍微擔心,第四次習以為常,那些令人害怕的針頭、刀具與鐵灰色的手術器具,不再令我感到恐懼。躺在手術台上,只是默默期望醒來後,能夠脫胎換骨,變成更接近理想中的人。

經歷數十次大大小小手術,還有數十年的心理折磨之後,當初在孩童時期所立下的目標「改變自己」,似乎在不經意的角落,被實現、實踐。這一切背後的痛、體悟的苦、感受的疼,直到老媽說出:「你最近是不是又變漂亮了?」

彷彿可悲的人生,在那一刻終於獲得救贖。

但,那些早刻在心中的傷疤,永遠無法抹滅,這才理解到,人醜心醜,比不上自己的意念要來得醜。那些醜,在真正愛你的人面前,一點都不醜;在那些在乎你的人心中,醜不具任何意義。沒有人生磨練、粹煉的那段過程,又怎能理解原本在意的,其實根本不需在意。

我因為心愛的家人、摯愛的親人、疼愛的夥伴們,長相陪伴過後,繞了一大圈,意會到原來要的不是來自外貌上的救贖,重視的更不是改變自己或變美,而是能被身邊非常重視的人,愛著、疼著、憐惜著,那些存於心底層的渴望。相較之下,醜根本不存在於他們的世界之中。

我能成為支撐他們的中心,他們能成為我活著的重心,從小被罵醜到大,不再那麼令我傷心難過。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