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越多走上創業修羅道的朋友,越是領悟商業模式的選擇,並非創業絕對要事,而是能不能貫徹執行力與想像力,將勾勒出來的畫面、想法,做出來,甚至做到位。對於商業模式的規劃與計畫要都做好,到此還不過只是踏出創業的第一步而已。

常有媒體朋友問我:「能否分享創業的成功之道?」聽到這句話時,突然意會到好像創業在別人眼中,成功的標準似乎不高。我回媒體朋友:「創業不跟成功兩字掛鉤,能夠苟延殘喘已經很了不起,遑論說什麼功成名就之類的事情。運氣好活著,多吸幾口氣;運氣不好,隔天就暴斃,誰也說不準。」

最近又一次創業,感受說起來變得很微妙。舉個例子,第一次跌倒受傷,感覺上會特別放大,很痛很痛很痛。每一次挫折,都會令人痛苦不堪,話也說不上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之後,不是感覺不到痛,而是慢慢覺得痛,好像不過是剛好,不痛反倒不對勁。例如,收入與支出不成平衡,必然是所有創業者心中最大的痛。

比起第一次創業遭遇到的創傷或是折磨,後面經歷所帶來的差異,主要來自於「面對事情態度的轉換,以及處理事情時,更加謹慎注意每個可能的細節與問題。」然後,每天惦記著的不是還有多少事情要做,而是「有哪些生命線能緊緊抓著活下去,如果這條斷了,下一條又是什麼?沒找到下一條之前,手上抓著的這條,還能挨多久?」

手上緊握的生命線,成了創業短期內,活著唯一理由。像是選擇公司長期發展,自行研發的產品必然不可缺,但短期的獲利,從長期產品發展過程中,能否衍生出具收益性的商品。可回歸到經營管理層面,支出的數量與速度,相較於收入的流入,通常不成正比。因此,支持產品發展的投資,能做多久?或是要擴大短期收益,那現成手上該不該做短期性的專案執行?營收模式選擇均成為大哉問。

選擇短期收益,想盡辦法平衡支出,很有可能會造成團隊建立的過程中,向短期專案性質的組織形塑偏光,導致長期要發展的產品,因企業文化、組織型態、市場認知等各種限制,隨著時間一一扣上,日後重心要轉往產品發展時,得耗費更多的時間、成本在招募與組織轉型,還有流程調整,甚至再造之上。簡而言之,雖然靠專案活下來,但轉型做產品,疼痛指數破表,產品發展最終可能會不了了之。

2017年中,經歷一年的一人、兩人小公司狀態,僅處理一些基本行政作業、業務協調、企劃執行,在這模式之下,雖然壓力很小,僅靠著專案來養活自己綽綽有餘,可卻無法將商業模式擴大、規模化。頂多就是接了很多案子,把自己操翻,其他的事情連想也不敢多想。財務壓力不大,可最大問題反倒落在能做的事不多,想要多做一點,許許多多限制隨即出現。

2018年底,隨著組織規模變大,每天要支出的費用變高,各項前一年未曾發生過的費用,一項又一項冒出來。接著,從辦公室租金,到辦公傢俱、辦公設備、生財器具等等,看得見的、看不見得,許多要支出的項目,隨著時間推進,一樣接著一樣堆砌下去,成本負擔跟著變得沈重,每一步前進,不再像過去隨性自在。而是得謹慎思考每一個決定,該怎麼做才能做到適合當下的現狀。

此時,身為創業者的你,每天開始想的不是追求夢想有多麽的浪漫、幸福,而是身處在煎熬火熱的活地獄裡,每天看著流出的現金,比對流入的營收,完全不成正比的狀態下,該怎麼往下一步走,身心備受折磨,很多事情要求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各種想法,試圖要實踐收入增長的計畫,可卻不如人意。要不客戶不願意買單、要不執行不到位沒能收到款、要不客戶連找都找不到、要不能做事的人隔天就不幹。

每天總會上演驚心動魄的劇情,挑戰著創業者。如果說勇者鬥惡龍這條路很難走,那創業大概比起挑戰惡龍來說,要來得恐怖、艱難上數百倍。因為,勇者還能靠打怪來練等級,但創業者想打怪,怪還不一定願意被打。勇者肚子餓可以到別人家翻箱倒櫃找道具餵飽肚子,不過創業者肚子餓了就只能餓肚子,跟旁邊的人靠北個兩句,對方還會回嗆:「不早跟你說了嗎?沒事幹嘛創業?」

勇者組團隊只需要靠個人魅力,還不需要給錢、給福利。但是,創業者沒有收入就算了,每個月還得付出固定薪資維繫團隊,不然會違法被告,再被團隊成員釘得滿頭包,事情沒有進展不打緊,內部人力組織等問題,扯後腿的事可能還偶爾會發生。在外患與內憂夾擊之下,你怎麼會覺得創業是一件活在浪漫與幸福的夢想世界之中?大多時候,不僅活在自我人格分裂、解離的狀態,碰上爆炸性的大事件,還只能告訴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笑一個嘛。來自我安慰。」

誰跟你創業的人都很正向?是不正向的話,怎麼活著都不知道!九死沒有一生,沒死之前,每一口活著呼氣的機會,拼了命都不會放過。於是,每個活在創業修羅道上的人,多數是滿臉橫肉、凶神惡煞的模樣。不是生來如此兇狠,而是死命活著與天搏命,走過一遭地獄洗禮之後,經歷無數次的沮喪、挫敗、倒地,再站起來拼搏一次之後,又一次的被擊敗,最終留下滿布傷痕的印記啊。

創業,活著苟延殘喘,是為了等下次從灰燼中重生的機會。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