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認識我的朋友,聽到我從EMBA畢業之後,往往第一個反應是:「你好厲害!怎麼辦到的?讀書壓力很大,要唸書還要作報告,甚至畢業有論文要寫,你是怎麼做到的?」回答他的問題之前,我還是不免俗的先跟他分享「為何要就讀EMBA」先,因為所有的結果,全來自於行為動機的驅策。

說是不對學歷自卑,那是騙人的。但人生活到37、38歲,因學歷被看不起、瞧不上,倒也習慣了。只是,從19歲開始工作,莫名奇妙經歷一堆事情之後,轉眼間也到了即將4字頭的年紀,看看自己所做、所為,再瞧瞧那些職場交手過的高知識份子,有時還是會覺得自己似乎土到一個沒有文化的程度。雖說這麼想有點嚴重,不過能說出像我這般凡夫俗子說不出的精闢話語,依舊令我佩服。

十多年職場上庸庸碌碌,每天過著不是上班就是下班的日子,下班後偶爾讀讀書,但大部分要不癱著在床上、沙發椅上休息,要不就是追劇、看影片、打電動,感覺似乎過得挺愜意,可好像少了點重心。簡單的說,日子可以每天如此過,只不過,無法逃避自已心底的疑惑:「我還能這樣過日子多?難道我只有這樣嗎?別人工作不順還能換個跑道重新再起,可我這副德性,會一直有人願意給我機會嗎?當我不再是別人需要的時候,我又會是個什麼樣貌?」

疑問、疑惑、疑慮滿佈我心。

「既然不知道,為何不念書?將過去欠缺不足的,好好補上,要是羨慕那些聰明人可以講出的聰明話,怎不讓自己變成那種人?」無來由的念頭浮上心頭,於是讀書這件事情就這麼掛在心上好幾年。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終於踏上讀書這條路,決定實踐腦海中縈繞多年的想法。

「念書帶給我什麼樣的變化?或是有無什麼收穫?」這問題即便是畢業後的現在,我依舊問著自己。真要說的話,念書令我豐富知識,好比像是「企業經營管理」,說起來這幾個字都看得懂,可是該怎麼適當的實踐、實現,變得很抽象。我在台科大EMBA學到眾多的知識裡,其中一項是豐富企業現金流的策略思維。過去,我總覺得發薪水,應該是公司戶頭裡有多少錢,就拿多少去發薪,可卻從未想過在公司戶頭還有錢的時候,盡量去跟銀行貸款、借錢,將利息當作是投資,藉由跟銀行頻繁往來的過程,累積在銀行的信用,為將來臨時需要較大資金時,能替公司帶來強勁的助力。

除此之外,更懂得管理不是靠一堆工具、理論來堆砌,反倒透過無數個案例,讀過一個又一個專家、學者、專業經理人們所寫出來的論文,以及個案分享,從各種不同的場景、情境,發現自己在經營思維上的盲點與缺陷。例如,招募與用人的思維,之於新創公司還有成熟階段的公司,應有根本上的不同,而不是有錢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特別是初期文化的塑造,要先想著怎麼去融和、磨合,將團隊裡的每顆心連結在一起,而非靠著管理工具、制度、辦法或規章來作為管理的依據,近而逃避自己該花費心思在人身上的各項細節工作。

說真的,能不能讀到畢業,在入學那天根本不知道,尤其很多教授非常嚴格,不交作業、不做報告、不讀個案、不找資料,很容易在課堂上展現出自己不用心、不用功、不認真的樣貌,這看在其他人的眼裡,肯定是不堪、不入流的。所以每堂課,除了用心好好上之外,平時研讀相關領域的資訊、文獻與報導,絕對少不掉。到這,好像EMBA不如別人口中所講的那般:「那是個混文憑的場合啦!」嚴格來講,抱持著混文憑的心態,基本上連口試這官都過不了,更別說真要進來念書時,沒有花心思,會在其他人心中,甚至是同業之中,展現自己就是個不專業,不值得信賴的樣貌。

很多人怕自己沒有時間,我過去也很擔心這件事情,但捫心自問:「是真的沒有時間?還是沒有好好把握運用時間?」每個人每天就是二十四小時,要拆解這二十四個小時,去仔細統計過後,再看看自己一天之中,扣掉工作與睡眠的時間,那些剩下的時間,有多少是被浪費掉、又有多少是自己虛度光陰而消逝。我曾做了一張表,分析自己一個月下來的時間分配,發現我不是沒有時間,而是沒有將時間用在我想要的地方上,然後確告訴自己「我沒有時間啦!」這只有誠實面對自己之後,才會找到答案,也只有跟自己真心對話,才能得到真心的回覆。

最後,畢業論文或是修業學分,不管你(妳)覺得有多難,我想應該沒有比這趟人生,走過、跨過、越過的挑戰與關卡要來得難。如果因為有一到屏障在那,腦中冒出的第一直覺就是先閃躲、閃避,那人生中出現的無數到屏障,又能讓你逃避閃開多久?知道人生不順遂不過剛好,那讓不順遂的人生,添個稍微有點挑戰,又明確鮮明的障礙去跨越,不也是件好事?弄清楚自己有多少本事,有多麼的不足,有多麼的欠缺,然後跨過就好。

真的,跨過就好了,人生不過如此。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