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問我:「幫你準備的驚喜,怎麼沒有很驚訝的感覺,都沒有那種大吃一驚的樣子!」說實話,心中非常非常開心,只是情緒跟脾氣不懂得如何表達。慶生這事,對我來說有點恐懼與害怕,準確的講,應該說很期待能夠高高興興的慶生,但從小到大,不僅身邊朋友忽略,爸媽也不會幫我慶生。

學生時代沒有慶生、出社會後有好長一段時間,因性別選擇,在各種社交活動中被人刻意疏離,慶生更是天方夜譚,可我卻沒有辦法怨恨任何人,只能告訴自己,一切都是我的選擇。尤其,太太朋友圈的慶生風氣之旺,更顯得我每年慶生,幾乎都只能向老天爺拜託一下,讓我感受那慶生熱鬧的氣氛。

求學時期,曾經好幾年,自己買蛋糕給自己吃,爸媽不在家中,弟弟跟我也不是太合,搞得我一個人在公園溜滑梯下面度過生日,唯一的願望竟是「有朝一日能跟朋友家人們慶生。」長達三十多年的人生,最可笑的竟是「生日許下的願望是有人可以跟我一起過生日。」

直到認識太太之後,我們倆人相處的小世界,各自花費心思在對方身上,我的人生裡,才開始有了慶生這件事情。太太一直不懂,為何每年她生日,我都會絞盡腦汁、用盡心力幫她慶生,而她卻毫不在乎,一點也不想要。或許,在她豐富的社交圈裡,慶生已經是無聊、無趣的活動,可在我人生中,是苦尋許久,從未實現的夢想,為她慶生的同時,也為自己能跟著慶生感到開心。

太太發現我對慶生的期待與害怕,一開始還不大相信,甚至認為是我想多了。直到她親身參與數次我被刻意忽略的日子,這才意會到我對這事的計較,不是無來由的無理取鬧。後來,為了讓我能夠不在生日這天感覺到被周遭人們排擠,從2009年起,每年生日,她就會盡量安排出國旅遊,不讓我留在辦公室,不去感受那刻意被排擠的氣氛。

出社會後,有好長一段時間,每到我生日那天,辦公室沒動靜、沒反應。有趣的是,其他同事生日,會辦慶生活動,請壽星許願,唯獨我是那個常被遺忘的人。雖然早已理解自己的身分,想要跟別人相處,本來就不容易。知道與理解自己難以融入任何社交圈,事情看起來反倒清晰不少。「不期不待,不受傷害。」慢慢的,對於自己生日的慶生,再也不去想像與計較。

可能因為不抱持期待,反而偶有意外插曲發生時,會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是好。屈指一算,這輩子被外人慶生的次數,含這次,僅僅四次,一次還是厚著臉皮要來的,拜託同事,強迫他們為我慶生,想要嘗試體驗看看什麼是慶生。說起來好像很可悲,不過這是我人生中真實的一部分,也是無法避開,真實存在心中的遺憾。

比方説像今天同事為我準備的慶生活動,著實令我驚訝,可又因過去的擔心害怕,刻意麻痺自己太久,反倒不清楚該怎麼做出反應,才會令人覺得好像沒有特別高興的感覺。事實上,心中非常激動、悸動,只不過不了解該怎麼做出反應,那道心中堵上的牆太厚,已經無法去感覺什麼。

太太曾對我說:「你要試著相信人,不管花多久時間,不要放棄對人的信心。在那一天到來之前,缺少的部分,我來幫你先補上。」

再次謝謝公司的每一位同仁、夥伴,這次慶生,真的真的非常開心、高興。請恕我在當下,無法正常表達感情,只能用文字表達,將當時的心情寫下,才能好好的回覆你們當下的疑惑。

因為,我真的好感動,好怕在你們面前因為慶生這件事而崩潰大哭,一如邊落淚邊敲下這四十年來的回憶與感受。

還有謝謝Ruby、Sandy、洪副總,謝謝你們曾為我生命最期待又難以想像的慶生,帶給我看到希望的陽光,感受豐沛的生命活力。謝謝。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