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之後,我跟太太吵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架,最嚴重時,吵到鬧離婚甚至兩個人會氣到冷戰數天不講話。那段時間,心中常會冒出許許多多的問號,像是:「我有那麼差嗎?為何大事小事都能吵?難道就不能理解我嗎?」前幾年,兩個人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毫不退讓力戰到最後一分一秒。

有一天回到家之後,我看到書桌上出現一張離婚申請表,看到太太填完資料也簽了名,心有多痛,難以言喻。她很冷靜的說:「如果兩個人要這樣天天吵,倒不如分一分吧,我也受夠你的性別選擇,還有被工作挫敗後,自怨自艾的模樣,這種人生不是我想要的,分了大家都開心。」那一晚,我跑到樓下大哭一場,沒辦法回嘴,更無法否定太太的說法。

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我還是主動跟太太說。

我:「老婆,我一直都不是個成熟的人,更沒有與人相處的經驗,這不能拿來當理由或藉口,而妳對於我的忍受,已到極點我也理解,我無法提出任何反駁的理由。妳有絕對做出這樣的權利,但希望妳聽聽看我的想法,或許是最後一次,好嗎?」太太還是很憤怒,但是之於先前完全封閉不願意溝通的狀態,已有點軟化,願意聽聽我的說法。

「沒有人天生就該誰承受誰,妳在我心中永遠是偉大的,不是因為妳懂得包容我,或加入與接納這家庭,而是妳的懂事及智慧,給了我們這滿是缺陷的家,稍微有一點圓滿的可能。家好或不好,並非是妳的責任,而是身為先生的我,得要面對且做好之事。性別上,我折磨了妳;生活上,我折磨了妳,但是感情上,我們不能否認,相信妳也無法否認,我,豐富了妳。」我說完,太太破涕為笑。

「我跟妳約定好,以後吵架,只要是任何吵架,不論誰對或錯,我一定第一個退讓,也做那個唯一逗妳笑的人好嗎?可能現在的狀況妳看了很不滿意,不過日子還很長,我們都還有很多事情沒看到,我的承諾尚未做到。可否再給我一些機會來實現,將我們心中有過的討論,還有勾勒過的畫面,一點一滴實現,像是有個孩子、牽著孩子的手出去玩、帶著家人開心的到餐廳、國外旅遊。」換我邊說邊哭,期望太太能理解。

沒想到,她説:「你以為我很想離婚嗎?還是我不愛你嗎?我就是太愛你了,真的很愛很愛你,愛過頭了,我怕你永遠都不懂,這世界上不是只有愛,還有更多基本的事務得支持著生活,包含了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以及對未來人生所想實踐的事情,有沒有做到彼此的期望。例如,你不能夠因為失意就選擇躲在線上遊戲的世界裡,更不應該被別人訕笑、取笑就躲起來,你是一家之主,要有一家之主的樣子。」太太很生氣地罵我,我一句話都沒有說。

她看我沈默不語,接著再說:「愛,不是全部,但是你的愛,卻全部在我身上,可你要想想,只有你振作奮起,將那些愛的能量發揮在其他事情上,你才有可能大展長才。別再說任何人不欣賞你、不懂得你,也不要再因為工作而感到不高興、不開心,那些都是你自找的。你不會有答案,更不可能找到情緒釋放的出口,唯有你將心思放在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上,我們兩個人的關係才會更好。」我打斷了她的話,問她:

「但是性別這件事情,對妳一直都很煎熬不是嗎?」

她回我:「我是不能忍,也不能接受,但不代表不能跟你相處。可是兩個人要相處,要懂得互相,你一直拿工作當理由,只要遇到問題跟狀況,都往工作裡躲,但你有沒有想過,不是你會有工作壓力與挫折,我也會有。而你一直在性別上想要更突出、更過分,不覺得會引起其他人的注目,進而影響這家庭嗎?我再強調一次,你不是只有一個人,你還有我,你要懂得顧慮我的感受,別再活在過去那只有你一個人的世界裡。」

那天之後,我們每次吵架,不管怎麼說,永遠都會進入「太太是對的」模式。更重要的是,不論我們討論或講什麼,必當其邏輯優先權肯定:

「太太是對的。」

事實證明,二十年婚姻過去,兩個人的感情似乎有比較好,而過去我們所期盼的一家人生活,真正的實現了。而我這輩子從未聽過,也未曾想過會聽到的一句話,竟然像是夢一般的成真:

「老公,嫁給你,好幸福喔,好愛你身上的溫度與味道。」

人生雖沒有一帆風順,滿佈狂風暴雨,可二十年的相處換來這句話,所有的不甘與不滿,真值得了。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