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朋友的一則貼文,貼文內容大致上提到「會霸凌別人的人,要對症下藥解決問題,也得看看為何該人會被霸凌。」這種檢討被害人的話,相當不可取,而且霸凌這種事情,只要親身經歷過,會得出淺而易見的結果:「想霸凌就霸凌了,哪需要什麼理由。」

曾經有心理輔導老師這樣跟我說:「你在學校會被欺負,同學們會排擠你,都是因為你的穿著、化妝。」當時年紀小,不知道該怎麼回老師,但恰巧碰上這議題,我想說的是:「所以穿著不一樣,臉上畫個妝,被別人打、被別人搶走東西、被別人傷害或是攻擊,這是允許的?」換個角度講,今天我可以看別人穿著不順眼就打他嗎?

如果這件事情邏輯上不成立,為何還要去講出「霸凌別人的人有他的理由,而這理由可能跟被霸凌者有關?」人被殺就被殺了,但是被殺的人還要聽到殺人的人說:「我覺得他就是該死啊」這種邏輯能通嗎?要是有人覺得:「那他殺人可能是對方欠錢、對方欠了什麼、對方就是有虧欠之類的。」我的問題是:「所以以後大家有正當性的理由,像是闖紅燈的人,我看到就可以刻意去撞死他嗎?」

好比我母親被父親施暴長達二十年。她是一位盡責的母親,親手扶養我跟弟弟長大,從小到大沒有一頓讓我們餓過,更別說家中的開銷都她一個人負責,連父親的賭債也都得要母親來償還。一個這樣用心奉獻的媽媽,也是會碰到:「她好像常被先生打,肯定是她這個做太太、做媽媽的沒做好,才會被先生修理。」試問,聽到這種話,誰能容忍又誰可以接受?這就是所謂的檢討被害人的莫名其妙邏輯。

現代社會有太多思想,充斥著似是而非的言論。想霸凌別人的人,通常就是喜歡、享受欺負別人的優越感,看著別人受虐、受害、無助的樣子,舔食著對方的淚水當作自己的養分,來滿足私慾。既然是個人私慾上的滿足,管被霸凌的人是不是樣子不討喜、行為很詭異、風格太特別等,只要是出自於傷害與欺負的理由,被害人就是被害人,沒有理由打了被害人後,還要別人去檢討說:「那是他看起來活該被打啊!所以我才打他。」

霸凌在各個不同階層、領域、環境都存在,只是各自形成的文化不同,有的是言語上輕藐、有的是行為上碰觸、有的是職權職階上欺負對方。我曾碰過主管對於一位女性的體態、身形,每天照三餐問候,講好聽一點是說些幽默詼諧的話,講難聽點是數落、是刻薄、是傷害。

沒有人可以將傷害他人的任何理由正當化、正義化,因為傷害本身即是傷害,已造成的傷害,永遠不會消失。

關閉選單